無標題

前天把愛德華的頭髮剪短了,好像他小時候的樣子,好可愛

無標題

他跟爸爸兩個人都睡一樣的姿勢

無標題

萬聖節原本準備了很多東西,要去參加logos露營...

---

我爸昨晚就沒接電話,今天也不接,有可能是無線電話沒掛好沒電,所以外面打電話進去有通可是裡面電話不會響,但是請人幫忙去看一下我爸,我爸第一句有回應:誰?但是就是怎麼按電鈴也不開門

打電話請一樓警衛上去,我爸也沒開門

剛阿寶回去請鎖匠開,倒在地上...跌倒起不來,我們趕快坐計程車+高鐵回家

我爸不知道在地板上躺一晚還是兩晚了

---

我想....放手

這一定是有所安排,我爸排斥有人來看護、打掃,之前請過人來但是結果都是讓我爸生氣疲勞,弄得不歡而散。

所以本來答應他不再找人,約好12月一起搬來大甲住,因為我去看朋友,因緣際會遇到需要一位工作的人,明知道我爸不肯再請人,但我想幫忙,硬著頭皮跟我爸說你一起幫忙到至少12月,其實說我幫人家,不如說是神派人幫我,因為如果人家沒去打掃,就不會打電話通知我,而且是鍥而不捨地打給我,之前打掃的人都被我爸辭退,所以他們被關在門外進不去頂多就回家。

如果我沒有連續接到這麼多電話,不會警覺到事情不對,因為我爸的電話有時沒掛好,前幾年有弄過這種趕回家才發現是一場烏龍,所以接第一通電話我不以為意,但這次是認識的人來幫忙打掃,他在門外站了半小時,還有聽到我爸應聲,所以他又打、再打...本來我們有重要活動,跟我爸講好下週再回來看他,如果真的下週再回去......

阿寶去請鎖匠破門而入時,必須要有員警到場,當時還帶著樂樂,門先打破玻璃再鋸開,我爸習慣從內上鐵栓,所以門開了以後,大家看到我爸在地上,其中一位員警還幫忙抱樂樂,讓阿寶入內看情況(怕已經怎麼了會嚇到孩子),另一位員警拍拍我爸,他還有張開眼睛問誰?大家鬆一口氣趕快叫斜對面的救護車,阿寶跟樂樂都一起坐上隨車。

我提前接愛德華,走路到火車站前坐計程車到高鐵回台北,再坐捷運+計程車到榮總,阿寶爸媽把兩個小孩先帶回家。

第一位醫師說:狀況很不好,器官都在衰敗,一定要洗腎了,另一位醫師討論他身側長了一個xxx東西(專業英文術語),散發出味道,皮膚狀況也不好,第三位心臟科來看,第四位皮膚科來看並刮取一些腳皮,接著護士櫃檯喊:去穿隔離衣,有xxx,大概跟我解釋他腳上有寄生蟲與黴菌,要我不要直接摸他,第五位腎臟科醫師過來,跟我詳細解釋血液透析的危險,管子跟手指一樣粗,併發症可能是當時就離開了,可能是後續變慢性病,生活品質會改變,年紀這麼大可能承受不住,他有很多例子....這是第一個讓我知道有「放棄」這個選項的人,我問他:不洗腎會怎樣,他說毒素慢慢累積,到最後就是陷入深層昏迷.....

前幾次我爸來急救,我都是想著怎麼讓他活,可是這一次.....阿寶去車上移座椅給公婆載孩子回去,從醫生們來,到我簽完不洗腎、不急救的單字,都是一個人.....

愧疚、罪惡感一直湧上來,我知道我爸很想活,但是他的全身只靠意志力在繼續,整個房子都聞的到他的臭味,送急診室從X光到斷層掃描大家都說要戴兩層口罩,醫護問我是不是讓他一個人住,是不是沒人替他洗澡。其實臭是因為身側的那樣顆xxx,在靠近肝臟,會流出綠色汁液,爸沒脫下衣服過,我們從來不知道有拳頭那麼大,糖尿病與心臟繞道手術導致腳腫脹常要打抗生素,最後腳部鈣化像象腿,我爸說醫生認為只能擦澡不能泡水,護士打針拿酒精棉片擦拭手臂,整片皮就移開看的到下方粉紅色的肉....

他說每週二四都會去拿藥,榮總說他最後一次看診是去年,關渡醫院只能給比較例常性的藥,所以他根本就騙我們說有看醫生。

無標題

看到醫生護士們努力在救,第一次我這麼冷靜,好想跟他們說不用了......所以目前就是靠輸血和打藥來改善....侵入性的我都不簽同意

轉進加護病房,已經是晚上12點,我們在附近找了一間住宿,跟阿寶說我不洗腎不急救,請求他支持我的決定....

早上七點醫院打來說我爸糞便中有血,要我今天去要補簽輸血同意,其實兩年前救回來,就是因為腸道破損一直在出血,輸了五大包,血便的味道我永遠忘不了,無法止血,只能等待慢慢凝固,所以我爸家的廁所非常臭,我知道那是血便的緣故......所有器官都在慢慢停止運作...可以不要輸血了嗎?可以...不要繼續了嗎?.....

---

到周一我爸意識是越來越不清楚,我很擔心,他有意識的時候我有當著我先生、護士面前問他可不可以洗腎,他害怕搖頭說不要不要,但是他現在的反應都是本能,就像是三魂少七魄那樣,以為我是別人,醫護人員說不用跟他們證明,一切都尊重家屬決定....我好怕因為我說不肯洗腎、不肯侵入性治療害我爸...

--

心裡目前是平靜的...該怎樣就怎樣....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