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5
這個事情很長,我一直都有在記錄,慢慢更新貼進來

無標題

今天帶樂樂去兒童心智科,苗栗的醫生,有給醫生看他的聯絡簿跟國語作業簿,醫生跟樂樂聊了很多,評估完覺得只有學習上專注的問題,情緒控管與人際都還可以,所以先給一顆利他能,先試兩週,另外有買醫生建議的高劑量兒童魚油。
飲食上不能吃的東西比較多,包括巧克力、白飯、麵條、有色素的糖果等。
醫生有解釋原理,先嘗試看看吧


----

樂樂第一天服藥紀錄:
早上吃完早餐吃完藥出門去看喉嚨痛的醫生,樂樂在車上安靜做自己的事,平常是他哥講1句話,他要嚕嚕嚕拉拉拉吵架10句,很煩人,但是今天是他哥講話10句,他才抬頭回應1句....
因為跟兒童身心科醫生討論提升專注度,所以就是利他能1顆,藥效是4小時,先試兩周
到了下午的時候,樂樂開始找理由生氣,什麼都生氣,什麼又都不要不要,憤怒、眼神帶恨、想捶打人、躲起來、又要來弄別人一下,話也講不清楚,邏輯也錯誤,A事情生氣之前的B,氣到我好想跟他吼:你這個人到底怎麼回事啊,發什麼神經
我在注意力缺陷的社團觀察了好幾個月,也沒聽過服用藥物會反噬阿,在診間醫師還示範給我們看,服藥與不服藥就像是電燈開關,按下去,開,沒按下去,不開,不能治療,有服才有效。
然後愛德華在跟我出去遛狗的時候說:媽媽,下午才是樂樂每天的樣子,他只是今天早上突然很正常,所以下午媽媽會覺得他怎麼沒服藥這麼嚴重,其實他每天都這樣。
聽了有點難過,真的,一直,很折磨。
不是每天盯功課到晚上九點十點的問題,是他歡起來沒有辦法停止
溝通不來也壓不下來
認識樂樂的醫師說,其實他沒什麼問題,服用了藥物反而阻斷了他某些腦神經傳導,原本有天賦也可能被停止。
經過今天下午,我真的很想,再給他服用一顆藥物
目前他沒有展現或嘗試出什麼天賦,我只覺得,這樣無理由的吵鬧與找事情發脾氣,光是日子,都快過不下去。
如果你身旁有一個人每一天跟你找架吵,你會不會想離開或停止?

我晚上真的嚇壞了,他前後晃動並且敲打自己頭部的樣子,像極了我以前亞斯的學生.....我要再找其他醫生看看,因為發作的情況並不是隨時都能讓醫生觀察到,也許我該錄影紀錄

----

無標題

樂樂服藥第二天心得,今天過一半:
我去上廁所,樂樂跑來說:媽媽,這個藥好有用喔,請問過了幾分鐘?
我說:7分鐘,怎麼了?
樂樂說:我今天寫完3課了
雖然不是吃了藥就變成超人字超好看,甚至也忘了一整區塊,但是,這是他第一次不用盯,自己寫完。
等一下要撐著點,可能有藥反彈,再來補充

----

2021.02.18

無標題

因為他一直插話醫生,沒有坐不住的狀況,進診間我都沒有講話都是樂樂跟醫生講。最後要離開前我有問醫生他比較像注意力缺陷、注意力缺陷過動,還是亞斯,醫生想一下,讓我帶這份回去給導師寫

無標題

今天拆下長效型注意力缺陷過動症藥的說明書,他的確有粗心犯錯、聽而不聞、無法完成指令、遺失物品、容易分心(事情做一半被別的事改變做其他事)、逃避需要專心的工作。他是屬於注意力不足型,不是衝動型。

----
來補上我的心路歷程:

今天晚上接到一通電話,讓我想把遇到的事情一起寫一寫:

晚上在回家的火車上接到一個長輩的電話,她跟我很含蓄的問:我在FB上看到你們家弟弟的情況,我想問,我女兒的孩子有......的行為,是不是也有可能需要看醫生或者吃藥?

然後我下了火車,好好地在電話中講我整個狀況。

弟弟在小一的時候其實沒有很明顯,畢竟哥哥小時候也是脾氣很拗,到了大約小三就完全很ok,全部可以自己完成處理,無論是課業、人際、情緒管理,至少不會被老師抱怨,所以剛開始我想說等待看看到小三會不會慢慢轉好,但到了小二,不只國字無法書寫完整、聯絡簿每天五六則紅字被老師留言,人際開始起衝突,哥哥看到弟弟體育課因為無法遵守老師的規範,被老師罰不能上課,再來就是同學拿球圍著打弟弟,然後弟弟開始捉弄同學把人鎖在小陽台...

不是只有課業學習的問題,課業上無法有興趣與自信心,接下來就開始弄些有的沒的,人際衝突久了,就開始往捉弄與打人這個方向,我覺得這樣下去不行,最後決定就醫。

看到我一路寫的好友,私訊跟我說要不要加入ADHD社團,看看狀況與獲得比較多資訊與資源,我加入觀察了好幾個月,看到聯絡簿封面撕掉、字寫不完全、鏡像字、情緒管理以及後續的人際衝突....。以及身為ADHD患者到成人的自我分享,如果早知道有藥物能服用,就不會在整個求學階段不會課業跟不上、自信心低落、憂鬱與自傷....

最後我決定帶孩子就醫,即使我知道就醫就可能會服藥,要服多久?需要專心就要服,雖然運動放電以及魚油修復腦神經等等都是可以考慮的選項。

我把服藥原理與孩子未來就業可能會遇到的情況都跟這位長輩說了,講了非常多,然後她跟我說:一定是孩子小時候被打,才會激發出這種病。我才發現,她不想帶孩子就醫、服藥,她只想證明自己的女婿打了孩子造成孩子變成這樣。

我再三解釋,醫生有說是這整個環境的問題,太多的人工色素與添加物,讓每個世代得到病症的比例越來越高,以前可能15個裡面有1個,現在是7個裡面有1個,但她不想聽,她只想怪罪。

我必須要說,就算是修過再多教育理論以及特教學分,當自己的孩子是書上提到狀況的時候,理論與實際都是不同的,我想起曾經待過孩子的一個例子,他的導師說,他會有亞斯是因為爸爸小時候嚴厲的毆打造成的,現在的我回想起來,他的導師是如何知道爸爸嚴厲毆打的?媽媽說的,媽媽為何會提到爸爸嚴厲毆打?因為他們教養觀念不一致。我在四五年前一直一直提醒自己不要打孩子,因為好幾個特殊生都說他們是因為被父母打才生病。不,不是這樣的。

當我說我家先生也會打孩子,長輩不相信,因為我先生一直是一個很溫和的人,在孩子出生之前我們幾乎沒吵過架。

我要說的是,父母並不是天生就愛責打自己的孩子,實在是因為孩子已經到了讓我們無法用其他方法達到我們心中的目標,而且甚至反過來,是因為孩子生理上有了疾病,根本無法達到父母要的標準,即使那個標準非常低,低到只需要專心看著父母這樣的要求,他都無法做到,於是就被父母誤以為態度不好、不專心、故意挑釁。所以開始打。短暫的移除掉父母覺得不對的,認為打了就是教,可是生病的孩子並沒有學到教訓。

打了會比較好嗎?一部分來說孩子會知道界線在哪,但一部分來說,心中的怒意與惡意也會被挑起來;不打會比較好嗎?你實際遇到無法控制自己的孩子,還要在那邊跟他好好說?說十遍他依然無法控制生理的反應。

在父母打孩子的時候,父母也受了傷,不要只責怪父母。打一定不好,但是要想,不打可以怎麼做。

從我開始寫小孩的情況,有許多批評指教,但也收到很多私訊,原來他們的孩子也可能有些狀況,不是孤單的,而我可以介紹一些資源或解決方案,他們可能沒有辦法公開說這些困擾,也不知道可以怎麼幫助孩子,甚至,有一位,說他可能把孩子的手打骨折了...聊完以後才發現,其實孩子可能生病了,真的做不到他最基礎的要求(收玩具)

這些親子之間的拉鋸,傷害的是雙方,孩子只記得被父母在身體與心靈上的傷害,父母只記得孩子不成材態度差....

與其打成骨折,和不就就醫服藥呢?



有一天在ADHD的社團看到有人轉許常德收到的這則事情,底下的人很多寫著打回去、報警....如果我是ADHD孩子的父母,其實真的會很無助與難過,我們該為孩子負責,負責我們沒辦法負的起、負的完的責任....我個人決定應該強制父母帶孩子就醫....

對我來說,會繼續把遇到的事寫在網路,除了需要抒發以外,我想做的就是幫助更多人,人生中總會遇到許多坎,說出來一定會更好的,有力量支持,也有更多其他的選擇與希望.....

不知道怎麼結尾,總而言之,張老師專線在此,歡迎留言聊聊啦

----

中間還有讓我很傷心的事情
身旁的好友沒有辦法理解實際的情況
我第一次提到看見社團裡面症狀,截圖跟好友提到說我家也是這樣怎麼辦
好友跟我說:妳為什麼要蒐集證明自己孩子是這樣,妳就是想讓孩子服藥對不對?

還有另一個好友,都會看我FB寫的東西,然後給我建議,她跟我說:我可以做到妳,妳也可以,首先,妳應該不要養狗了,那些遛狗陪狗的時間,妳去陪孩子,妳有壓著孩子一個一個字寫嗎?妳有陪他跑一天5000公尺嗎?

那時候真的很崩潰,覺得是自己做不夠好.....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