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末去學測陪考時,同事們相約對面的咖啡廳喝一杯咖啡,我不喝咖啡,點了熱巧克力,同事跟我提到膠囊咖啡機,我說最近看到一本書中提到有一些盲測,評比竟然是膠囊咖啡機比較好喝,但是也有人投票覺得正因為手煮咖啡有其失敗率與不穩定性,真正的好喝就在於每一杯些微不同的酸、苦。

此時咖啡店老闆突然跳出來說:哎呀膠囊咖啡機當然是做廣告的玩意兒,那個怎麼可能好喝....巴拉巴拉....然後我就講不下去了...

有時候,很多時候,覺得很難跟別人講我的感受與歷程,因為我看的那本書,是哲學書,他先說大家都認為咖啡手煮好,結果盲測出來竟然是膠囊咖啡機好,但是咖啡的價值是那不穩定中的成功....重點,並不是咖啡,而是人的偏見與實驗結果證明,他要講的不是咖啡,最著名的哈佛公開的正義課 -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桑德爾也不是要講例子,他是要講邏輯與哲學。

可是往往人們只看到例子中的事物,便跳脫不出來看邏輯與因果,這就是學哲學的價值。

我看到了A,與反A,以及反反A甚至反反反A。可是人們常常聽到了反A,便急於開始論述....然後我就講不下去了....每個人接受到的層次與訓練不同...

10690142_10153111197246457_3710622741764508888_n

我看的那本書叫做吃的美德。很顛覆原有想法的書,猜猜看,這是好的例子還是壞的例子?




這本書有趣的地方就是,它下一段說,雖然這是很典型的資本主義,也是長途運輸,碳足跡的排放量也不好看,但是公司得缺有把該有的報酬給這些農民,所以是正面的例子。

裡面還有提到
吃素可能比食肉慘忍
撒農藥比不撒好
大量生產也許比有機好

不不不,不要急著告訴我

就如同文章一開始說的,他講的不是事情本身,是邏輯與哲學....

所以哲學往往會顛覆你想像的不一樣....最需要學邏輯的是法官,法官最容易給的判決與大眾輿論相違背,為什麼呢?

因為哲學的書通常都會在最後告訴你,他的前提限制是什麼,在什麼情況下吃素會比吃肉慘忍,在什麼情況下撒農藥比不撒好....

法官…也有前提,法律的條文限制、法學的原則與優先適用…

扯遠了...(再講我怕那位愛留言恐龍法官的又要來回應了).......總而言之...有時話很難找對人說...於是就不說了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