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的小說「古代山居種田養娃日常」,其中一個情節(有雷):


男主角的二哥二嫂,自私自利,男主角被抓去當兵,家裡剩弟弟妹妹兩人,哥嫂竟然弄了一個16歲女子,說給他成親,把女子和兩個孩子就分家丟去山上老宅,給過幾次米湯,女主角就是在原主餓死才穿越到她身上。


後來一路發展農作物吃食,慢慢扛起家、慢慢開始賺錢,帶著自己和附近孩子們養活彼此,後面二嫂才看懂二哥心惡,因為饑荒與流民四起,男女主角帶著弟妹到山裡去發展,沒帶家族裡二哥二嫂的小孩,飢荒嚴重時,二哥把最小的3歲女兒悶死了,要送給人販當肉吃,二嫂痛哭,為了保其他三個孩子,殺了自己的丈夫,力氣不夠,最後是兩人都死了。


三個孩子餓到快昏迷死亡,再慢慢被救,是男女主角託付的熟人,終於到身體好一點點,進到山裡跟男女主角會合,感謝他們肯收留。這時候,山裡流亡吃飽太閒的一個媽媽,竟然惡意地說:要是男女主角一開始帶你們進山裡逃難,你們最小的妹妹就不會死了,還沒看清楚嗎?趕快恨男女主角啊!


我的感想是,真的有這樣的人,沒有邏輯地挑起惡意。還好那三個孩子最大的,哭著跟弟弟們說,不能本末倒置是非不分,人家沒帶上我們是因為我們父母作惡多端,人家已經留了餘地。



我想從沈金的角度來寫:


我想從沈金的角度寫這個故事:


我的父母討厭姪兒沈烈,做了點手腳推他出去當兵,後來招了個十幾歲女孩當媳婦,再把媳婦跟沈烈不過七八歲的弟弟妹妹一起丟到山上老宅,偶爾給點粥湯,差點餓死,後來有一天沈烈媳婦死裡復生,開始養身體、做點小生意,錢慢慢攢起來了。後來沈烈回來了,氣的分了家。後來饑荒與流民來了,他們進去山裡避難,沒帶上我跟弟弟妹妹,突然就搬家逃走了,我很難過,但我知道是爸媽先不對,後來,大家餓到受不了,爸爸把最小3歲的妹妹悶死了,給人肉販子,販子半買半擄走的小妻子看不下去,抱了已經沒氣的妹妹回來,媽媽哭慘了,看清楚爸爸的噁心,再不做些什麼,我跟三個弟弟就是下一個,所以媽媽拿刀砍了爸爸,爸爸回手,兩位都死了,我們在屍體旁快餓死了,旁人虎視眈眈餓到不行,沈烈大哥交代了人照看我們,才救我們進山,山裡吃好喝好卻充滿惡意的嬸子,突然惡意地說:要是沈烈大哥一開始就帶你們進山裡逃難,你們最小的妹妹就不會死了,快恨他們啊。


我氣恨到不行,外人不知道妹妹是怎麼死的,我知道,沈烈大哥對我們多好,我知道,教我打烈、安排人照顧我們,沒有遷怒遷怨,我狠狠的交待兩個弟弟,仔細聽著,不要被惡心的人帶偏了想法,我們的父母先做錯了事,沈烈大哥處處善意照料,要一輩子記得了、心存感激,不能行將差錯!


我的感想是,真的有這樣的人,沒有邏輯地挑起惡意。怪罪到別人。我喜歡看女生變強大,可是不喜歡看饑荒啊啊啊心好酸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