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

說真的,愛德華很好,在學校表現很好又怕兇老師,弟弟生病時理性溝通每兩個小時幫忙餵藥,因為我跟陳阿寶以前從來不吵架,有小孩以後每天心情跟雲霄飛車一樣,他要睡覺前一定要做出惹人生氣的事情討打,打完哭完用盡所有力氣,就睡覺了,睡醒又是一個可愛的寶寶

昨天學校辦了一個輔導研習,我認真地參加,覺得目前班上的孩子沒有太大問題,所以我越聽越覺得,我想問愛德華的問題

前天錄了一段他歡的影片(距離上次歡應該有兩週了)。沒有放上網是因為上次放上網路,弊大於利,小孩也有尊嚴,而我依然無助,下次朋友來,也會先入為主地說:你就是那個很歡的小孩啊。

歡的過程大概就是,他拜託爸爸幫他組很難的龍樂高,但是自己又累,躺在那裡把爸爸分類好的樂高混在一起,爸爸說不要這樣,他還是拿手去撥,爸爸就生氣不組了去繼續洗碗,他就開始哭鬧說我就是要你答應組完...然後接下來也不是組樂高的問題,就是一直變換事情,我就是要你現在說好~~~~~進入大叫瘋狂模式

輔導的講師講完之後,我過去請教她,給她看了以後,她第一句話問我:他是剖腹產嗎?

我說是,但是弟弟也是剖腹產啊。講師說因為他看見哥哥的舉動所以會不同。(這跟剖腹產有關係嗎?)

再來她問我愛德華的出生年月日,她開始算生命靈數(總加起來成為一個數字),她說:他很在意手足的競爭。

我說其實我真的很愛他,甚至比愛弟弟多,但是弟弟什麼都順順的說好,還去保護哥,其實弟弟才是那個應該抱起來好好疼惜的孩子,可是我為了公平,兩個都不抱。

講師說:有時父母的公平跟小孩看見的公平不一樣。

最後講師推薦我為恭醫院的醫師,可以帶孩子去那裡診斷看看,有一些評估指標和建議。

也許我該限制自己一整年不准記錄愛德華的歡。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