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

昨天去動物園,小佳佳給了愛德華一根棒棒糖,小佳佳本來是很平靜地拿著,也很接受爸爸建議飯後再吃,可是愛德華從來不是一個能夠等待的小孩,出生到現在只吃過兩支棒棒糖,當然馬上就要拆來吃,我又阻止他吃,跟他說交換買個別的(這是錯誤示範),結果只是發現一整台棒棒糖投幣機...更慘

最後還是讓他拆開小佳佳送的那支棒棒糖,然後我還在阻止他(想到他蛀牙的門牙),要他吃幾口就收起來,避免讓佳佳也馬上現在要吃(當然結果還是兩個小孩都拆來吃了)

看著他要偷偷吃的模樣,我真的覺得不對,他的生活好多約束喔,他身旁的每一個人都在管他每一個行為,如果連吃個糖都要變成罪惡的吃,反而是一種負面的增強,不去特別約束比較能自律,我們什麼都要管只是養出一個:我現在就要!!我就是要!!

然後回家的時候我們還是不放過他,去麵包店買布丁,我還要先曉以大義一番,跟他說「控制」很重要,不能馬上就吃,如果懂得延遲快樂,在對的地方對的時間吃會更快樂,於是他就打開布丁的蓋子,然後一路拿回家直到坐上爺爺家的餐椅....很開心的跟我說媽媽我有乖

然後夜深人靜的我,現在思考這樣做對嗎....

真的養出一個看到棉花糖會忍住不吃等待的孩子,這樣好嗎?就會成功嗎?何謂成功呢?

我們自己看到想要的東西要馬上抑制自己嗎?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