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有一個學生,來問問題,民法刑法的內涵在高中只是一個原則上的概念,讓他們有法律上的邏輯,而不是一條一條法條去背,他不斷不斷問的,都是法條,哪一條和哪一條有何不同,雖然我還是有耐心的說完,但是他看著我的肚子,突然說:這是....?妳是懷孕嗎?我還以為是贅肉...

我不舒服,覺得不被尊重,馬上很正式的跟他說,這樣子講不是很禮貌,是的,這是懷孕,我上課有分享給大家知道

後來他的導師跟我說,這孩子生了病,有在看醫生吃藥,不能跟他一般見識,不能用常理去評斷他,這是生病

說真的,面對生了病的人就該忍耐?尤其是大家都會期望生了病的人,他的家屬,能夠容忍體諒。喔不,我偏不。

我記得很小的時候,常常分不清楚媽媽講的話是真實還是虛幻,她會突然說剛剛有人進來過,她會把不喜歡的東西往四樓陽台外面丟,她會撿到一包糖包說我吸安非他命狠狠打我一整個下午直到爸爸回來。

所以,我喜歡去戳破,戳破那一個又一個的幻想,她說蔣經國是她哥哥,我把她家族譜和蔣經國的族譜找出來告訴她,這是幻想,她說剛剛有人進來過,我裝攝影機告訴她一個人也沒有,她說剛剛電視裡的女主播想要勾引我爸,我把電視開到最大聲告訴房裡的她,那是個男主播

比較頭痛,也是我痛恨的,每次,作業抽查要整本重買重寫,每個作業抽查的前晚,我都在補作業,因為她會在我的作業簿上寫滿耶穌是她救世主...或者整本往後面陽台丟

所以,我一點也不能忍耐或同情,如果五年讓我遇到一次這樣的情況,我會忍耐同情,每一天遇到五次,我會去戳破,去指正,去找架吵.....

遇到這樣生了病的人,哄一哄她,過去就沒事了,但是大多數時候,我都會據以力爭、找出證據告訴她,妳錯了,講到她一句話也說不出,只好講一句:妳好利的嘴

上次看到有人轉寄一篇文章,說夫妻關係、職場關係,就像是棒球場上打球,別人每次丟壞球,你可以選擇不要打,不用每句話都要回應,每次打壞球對自己也沒好處。但。我就是沒有辦法忍受,然後就硬是去打那個壞球,甚至有時候戳到我母親發病了,爛攤子就是我父親收.....

因為這個人生病了,就可以不用跟他講正理與現實嗎?我忍不了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