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司法院參訪,讓我描述我看見什麼

你的律師真的是幫你的嗎?

1. 首先我想知道,是不是這三個人是同一個律師,如果是同一個律師的話,我會覺得這個律師根本沒有要幫陳憶隆,只是拼命在引導他講出別人沒有涉案,幫助別人脫罪

2. 關了八年之後思考語言反應都好慢,律師會慢慢問一方面是希望書記寫的內容來得及記以及正確,一方面是引導他的委託人(往哪個方向就不確定了)

3. 很多人好笨,一種笨是智力不太夠,沒邏輯光用意氣,一種笨是沒資源,被有資源的人耍著玩。好多律師用的詞語,其實陳憶隆根本聽不懂,如果從資源論來說,我感覺他是一個社會階層比較屬於中下階層的,常常一被激就會說:對,我就是拖他下水、為什麼他們都不如我這樣,還有他根本講不出精確的詞語,對於法律程序也不懂,更幾審他也不知道,律師問他這份證詞你覺得怎麼樣,他就搖頭,然後說:這亂寫,律師再問,是部分還是全部?他說:全部

當下我覺得這人怎麼當場在法庭說謊,接著律師又問:他們有一問一答嗎?你懂一問一答嗎?他說:他們拿毛巾矇住我的眼睛,這種筆錄亂寫

律師和被告有時也窩裡反,被告會推卸責任,律師和法官都是聰明人,講話太快層次太多名詞子句太長,陳憶隆根本聽不懂在問什麼,到最後陳憶隆覺得這律師怎麼都好像沒有幫他,又一直講很高深的名詞,乾脆很大力的說:你要不要直接問我徐自強到底有沒有涉案?你要不要直接問我徐自強到底有沒有涉案?

其實我好想聽到答案,但是礙於當初律師提問並不是這個問題,就不能繼續回答下去

黃春棋與陳憶隆兩名嫌犯跟徐母承認,他們是故意拖一個真正無辜的人下水,好讓案子可以拖很久,無法定讞,就不會很快被槍斃。

陳憶隆:是律師你寫好內容,叫他媽媽拿來探監讓我抄的(律師臉綠)

律師一直問,為何你更六審和前面描述的不同?一直問類似的問題兩三個,目的是讓陳憶隆最後說出:因為我不爽為何他們都可以說不知道,結論都跟我不一樣。然後律師又追問某次你說這樣,這次你又說那位,為何?陳憶隆說:我是拖他下水。

法庭上的證詞如果能複製出來讓我繼續描述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