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人出門,兩個人回家,我已經開始想他了

看到阿寶爸抱著Edward一起在客廳沙發睡著,我相信爺爺一定會很疼他、好好照顧他。當了父母之後,才能體會自己父母當時的感受,阿寶在回家路上還很誇張地說:搞不好他19歲就給我考一個南部的大學離我們遠去....嗚嗚(身為父親的憂慮阿....)

回家之後我想到自己的父親,以前他在家裡十分鐘路程的學校當主任,每天幾乎準時五點半下班到家,阿寶聽了驚呼不可思議,現在哪裡找的到這樣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但是我知道他當時找這樣的工作是要照顧我和我媽,他放棄了很多,有很好的機會找他,他也沒去,就這樣規律地五點半下班回家煮飯,記憶中從來沒有一次他會出差不回來,現在想想也是很不可思議的平穩。

記得有一次學校有個重要會議開會到晚上八點,那是第一次我和我媽從規律的五點半等待到八點。直到偶發的不規律才讓人體會到原來規律是件令人安心的事情,我印象非常深刻地記得,我媽為了平撫我們倆少了父親的不安,也為了證明她可以照顧我吃飯,她翻出家裡的炒菜鍋,花了很多時間煮開了水,找出一顆白的花椰菜,整顆丟下去煮熟後,切成非常大塊,拿個小碟子放了醬油,叫我沾著吃。

煮熟的花椰菜沾著醬油滋味其實不錯,(我到現在都滿喜歡這樣的吃法)我們母女倆就這樣尷尬沉默地一口接著一口,直到父親回來一看,啞然失笑說怎麼晚餐只吃顆花椰菜,沒辦法啊我媽真的不會下廚。

直到寫文的這一刻,我才意識到,原來我和我媽從來都沒有話題可以聊,雖然她努力想跟我聊天,但是我爸和我媽可以聊天到整夜不睡覺,回憶過往、講那些講過一百遍的故事與笑話。

有時候當你的人生遇到某些事情,你才會體會到父母當時做相同事情的心情。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