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肚子很痛,水腫的跟懷孕婦女一樣,好疲累,中餐吃了一個阿給,要蒸熟好久時間,中午莫名肚子水腫就消下去一半。大家在午睡了,我一個人抱著一盒脆笛酥吃吃吃,同事睡醒了說一直有咖啦咖啦的聲音好像虎姑婆在旁邊吃小孩手指。

無意的揶揄是很討厭的,捕風捉影更有壓力,好像一個雷劈下來打得我吃不下睡不著,好日子就要過去了嗎?晚餐真的只有喝瓶寒天洞+甜爆米花,想起剛認識阿寶第一次不知道我愛吃甚麼,買了半甜半鹹甚麼鬼的爆米花。

又還買了兩個小的草莓鬆餅一個分juju吃,晚上還是跟juju去看了福爾摩斯,電影不錯,突然很慶幸有聲光娛樂這些東西能轉移心情,裘德洛演的好,小勞勃道尼也很帥,懸疑氣氛好,也無冷場。

回到家,餓了,好想吃青菜,很怕得大腸癌,可是只有冷凍阿給,熱來吃,很辣,學婉婷昨天抱出了胡麻醬,解辣,好吃,她還吃了阿寶姐姐給的抹茶麵包,脆笛酥吃光了,阿寶說下次買整桶,保證吃完之前就看的到他回家。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