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第一次搬家,是從關渡家裡搬到新店,念大學車程太遠了,承接著學姊們的房子,四人分租,暑假大家都回家了,只有我一個人留著,樓下就是乾麵攤,到了晚上一晚40隻蟑螂......樓梯間也是蟑螂,住了一個月跟朋友用電腦在家大家討論作業,一隻蟑螂飛到我螢幕正上方,所有女生尖叫一哄而散,以後再也不約我們家討論了。

搬家的一開始,是沒有電話、沒有傢俱、沒有網路、沒有電視與第四台,一個人在沒有甚麼好繼續的空間,等待著繼續,說實在,還滿可怕與無聊的,那時候的我沒有電動主機,也沒有網路,找朋友又怕別人閒麻煩,就一個人就盞燈,靜靜的讀一本書直到睡著,有一股在鄉下的感覺。

第二次搬家,從新店搬回關渡,因為大學念完了,第二次搬家開始,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忘了帶,即使是不重要的紙片、書,要取用的時候,總會想到再原本的家存放的位置,是甚麼東西忘了呢?是記憶嗎?我記得最後一次我和大學同學兼室友一人抱一個箱子,我要回關渡,她要回台中,在捷運站,紅著眼眶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像我們只是一起出門,要去不同的地點買東西,可以不用感傷,但是卻又莫名感傷。

第三次搬家,從關渡搬到新店,因為要工作了,新店的住所很大,有兩個房間一個和室,一個衛浴,一個加蓋後陽台,站在陽台的時候,與對面的陽台只隔不到一個手臂長,在一樓可以看到二樓當時養的貓,她會靜靜坐在那裡往下面看,如果出門有她目送,總是很開心,在那裡,屋子太大,心太空,租金太貴,有一個房間擺滿了一箱箱的行李,在還沒有完全打開的時候,我已經帶著一個後車箱的行李,遠離。

記得新店這個家的第一個晚上,也是一個人靜靜的我,看著天花板,沒有網路、電話與電視,開著ibook的音樂直到睡著。

老爸還在問我給我的大同電鍋去了哪裡,我說不出它現在在哪裡,以及被誰使用,還有些甚麼沒帶走嗎?我想不起來了,我真的只要一個皮箱,就可以獨立生活了。

所以是不是長久用不到的,被你存放在櫃子裡的,其實,都可以丟棄了,無論是用品,或者是情感。

所以第四次搬家,是在兩個晚上決定的事,充滿行動力的我,找到一對情侶在木柵住的地方,他們好心的分租了一個小雅房給我,即使租不滿半年,仍讓我承租,介紹我用安麗的產品,我買了一個小鍋子,以及下一個家用到的淨水器,他們是同個大學畢業的學長和學姊,現在結了婚,有個漂亮的寶寶,學長很慎重的跟我說,住這裡,他們也會擔心,鑰匙給了別人,家裡的東西不見他們自己要承擔風險,在那裡我覺得每天回家都有人,安全。

在那一個很小的房間裡,只放的下一個單人床和一個我的行李箱,我想小寶就是從那時候開始陪伴著我,那時候感冒的非常嚴重,支氣管不好的我扁桃腺發炎,小寶爸媽就猛煮薑湯給我喝,越喝越糟糕,發燒、咳嗽,簡直要氣喘了,後來我才知道,薑湯是平常喝的,已經腫起來是不再適合繼續刺激它,就這樣病了兩三個月,總是發燒咳嗽,小寶照顧我的時間越待越晚,我們以3:2的身材寬度擠進了一張單人床,不對,應該是永遠有一個人的身體是側身的,但是環境雖然艱難,心卻靠更近了。

第五次搬家,是跟學校同事合租,三間房,我的房間是和室,撿到了第一隻小小貓,還要了住新店時的貓,大貓竟然刁著小貓跑到了室友的衣櫃,窩在那裡照顧牠,我喜歡一開門,兩個小腦袋從鞋櫃上探出頭,有一次紗門被聰明的貓打開了,回家的時候我看到小韋站在半開放的陽台上對我喵喵叫,嚇的我趕快衝上樓,花花除了喇叭鎖不會轉開之外,按的、拉著、推的牠都會。

小寶在我這越待越晚,越待越晚,常常看著電視就睡著了,叫也叫不醒,不知道是賴著不走裝睡,還是真的很想睡,唯有小寶媽狂扣才有可能讓他早點回家。

前兩天小寶說,他從來沒有去過夏令營,甚至很少很少在外面過夜,所以每次在我家睡著了不回家,現在想想都是好神奇的事情,兒子開始變叛逆了....

第六次搬家,是因為訂婚了,從木柵搬到安坑,一個剛開始作客會偷偷觀看的地方,變成我四處打滾的地方,是小寶生長二十多年的家,也是我們第一個家,是我第一次送喝醉酒的小寶回家的地方,第一印象+緊張,景物的樣貌都會不一樣。

當初的一只皮箱,現在總共有五箱書、兩箱衣服,鍋碗瓢盆,兩個防潮箱.....

房間的大小真的是因經歷而異,如果沒有租過房子的人,直接買房子,他會問房子有沒有電梯,收不收管理費,有沒有陽台....我想這樣的標準來看我現在要住的地方,應該會諸多評價地說"這怎麼能住?",但是我問我對面的同學,他說:房子很大阿,我租過四坪的都可以住了。

很多事情,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了,不要拿現在的成就標準去衡量別人。

這是第七次搬家了,又從安坑搬到木柵,我希望這就像是一趟寺廟靜心讀書之旅,只帶真的需要的,我記得那時候在教會的牧師從23坪搬到教友提供的五層獨棟,同樣的東西可以擠滿任何尺寸的房子,不知道住習慣大坪數之後,搬到小房子該怎麼辦,應該有一堆東西會清理掉。

小寶總是好辛苦,從木柵搬安坑,三趟搬完,無電梯五樓,現在從安坑搬木柵,一樣無電梯五樓,樓梯又窄,但是我就是覺得住進去舒服,像個家,可以休息,第一個住進去的人總是要排解寂寞的,幸好這次房子友牽好的第四台,有電視、函授、wii和小寶,搬這麼多次,只要小寶睡過的床,我就敢睡,小寶刷過的廁所,我就敢赤腳走進去,家,在有你的地方。

貓,我不帶了,請不用再為我們擔心了,也不用睡不著覺了,讓我做個靜心念書之旅吧。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