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剛開始是看到迴紋針寫得一篇當自己難過時希望獲取安慰結果別人更是火上加油幫忙指責,在看到這篇"承認自己是壞人"之後才稍稍平息,轉個念頭,把小人當成貴人,謝謝他們勇敢地戳破自己過度膨脹的自我。但是我要反過來說:何必承認自己是壞人?



本文引用自 feipengho - 承認自己是壞人 

在何飛鵬的部落格中提到:

大多數人不能承認自己缺點,聽到別人對自己有負面的評價,第一時間努力做的是:解釋、辯駁,反而不容易去檢討改進。孔夫子說的「聞過則喜」,其前提是要能承認有過,才能喜、才能改、才能進步。

另外在新的一篇"鏡中的我不是我"中提到:

 這面西洋鏡通常不會被揭穿,沒有人會願意冒犯你,告訴你不願面對、不想知道的真相。可能告訴你真相的也只有幾種人:朋友、老師、長官及不小心碰觸的二百五。老師通常在成長之後就遠離,朋友可能著重在一般的做人處世上,而真正在生涯、工作上會給你建議的是長官。我長期擔任的就是這個角色:不斷的揭穿同事的西洋鏡,期待他們改變。
 
 這是一個不討喜的工作。揭穿西洋鏡,脆弱的人會心碎,你要協助他復健;固執的人會防禦,為了證明他不是這樣,很可能會引起爭辯;複雜的人會扭曲,認為是不是有人故意誣陷他?總之,絕不會有人爽快的承認鏡中的我不是我,也不承認別人看到的缺點是正確的!
 
 堅持西洋鏡中的自我是麻煩的,因為那絕非真相,是被自己美化的自我。如果有人願甘冒不諱,揭穿自己主觀認知的西洋鏡,才是我們看清自己真面目的唯一機會,我們才有機會針對可能的缺點檢討改進。不幸大多數人面對真相時,不是心碎悲痛,就是固執否定,再不就是扭曲懷疑。其結果都是不好的,給你真心建言的人充滿挫折,甚至還會被你誤解為刻意抹黑。而你自己,沉浸在負面的情緒中,反而無法真正面對真相。
 
 知道自己心中有一個被自己美化的形象,有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自我,知道那個自我認知西洋鏡中的自我不是真我,這是一個人改過遷善的起點,否則一個人不是永遠自我麻醉,就是不願面對真相,甚至把所有真心愛護你的長官、老師、朋友,認定為與你為敵的有心人、陰謀家。
 
 打破西洋鏡,重新面對真我吧!


這個論點我是同意的,但是我有另外一種看法,在教育現場中,就算是教師要打破一個人的西洋鏡,也必須善用方法才能達到效果,不然很可能造成反效過,變成:

"我就是一個壞人"

如果是學生,可能乾脆擺爛變壞,不再認為你對他有期望、不必在你面前裝乖維持良好形象。如果是一個主管,如果沒有適當的激勵而給予拆穿、打擊,除非那員工真的很需要這工作,夠有誘因繼續,不然,最後也可能"反正達不到主管期望"而退縮。

我不是不贊成"拆穿西洋鏡"這件事情,只是,要有技巧,且安排進度的進行,不是全部東西都丟出來讓對方難堪,有時無法收尾的拆穿會變成完全反方向的結果。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