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晚上同事帶我去替爸爸修法,修法到底要做些甚麼事情呢?首先要帶去爸爸的指甲和頭髮,到了那裡買幾樣東西:
1.燒給神明的草藥
2.12包乖乖
3.作替身要五種米(紅豆綠豆白豆黑豆白米)

其實我還滿感動的,當要為父親開始的修法時候,除了我以外,我的同事的女兒、姐姐、師父、師娘、師娘的女兒、師娘女兒的男朋友共八位一起坐在壇前,一起為我的父親還有她們自己的冤親債主作功德迴向,在開始之前要先去冥想,有一個爸爸、兩個爸爸、好多個我的爸爸都跟我在一起念經,一起享受功德,切忌不能想太多不是直接關係的人,例如你想幫助全社區的人,到時候可能會因為自己沒有這麼大的能力而生大病。

大家盤坐,面前有一個紙卡,上面是各佛的咒語,依據修法的需要,看是給生命的親友還是往生的親友的冤親債主、歷代父母,依序拿出今天要念的各佛的相貌圖卡,例如觀世音菩薩手中有水瓶,師父要你想像觀音正在拿瓶水點在生病的父親身上,一邊念咒語一邊想像父親被甘露洗淨的樣子,想像護法幫我爸爸首著,想像大白傘蓋佛母的傘變好大包住我爸爸保護我爸爸治療我爸爸。


最後都結束以後要講這些功德是迴向給我的爸爸的冤親債主歷代父母,災難消除、身體健康,在去外面把東西都燒掉,聽說前天先生在榮總過世的太太剛來做修法,當師父燒掉東西的時候, 所有的火都是向西方燒,很奇妙,我為父親祈福的火就沒有。

其實我小的時候就很會觀想,觀想甚麼呢,很小的時候我跟我爸睡同張大床,當我爸發高燒的時候,因為看了卡通"人體大奇航",所以想向我身體裡面的白血球兵隊,大家一起出發從身體裡面走出口外,然後走阿走阿經由我爸打呼的嘴巴進去,一路殺敵,把我爸的感冒細菌殺光光,然後再回到我的身體!

另外我也很喜歡觀想一件事情,每次只要坐摩托車回家,我都喜歡閉上眼睛去感受每個彎道每個崎嶇道路,想像著回家的景象。

我喜歡觀想,所以這樣的修法是我可以接受的方式,我都一邊念唱著咒語,一邊在心裡喊著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求求你救救我爸爸,滴水!!滴水!!

我有的朋友也告訴我他們會觀想,想甚麼呢,例如身體受傷了,他就會想向身體所有的能量都去那裡治療傷口,很快的就真的好了,婉說"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大"。

雖然婉曾說過人總在緊要關頭才臨時抱佛腳,但是我認為這是一種轉戾點、一個機會,剛開始我會覺得改變我的信仰是愧疚的,但是很多人都告訴我說,你不用改變宗教信仰,這不是宗教。

以前我會覺得,這只是說服我要去相信你的,現在我會覺得,假如真理只有一個,只是各家宗教方法過程手段不同,所以西藏密宗只是一種生死學,而不是宗教?同事曾說過她們幫孤魂野鬼坐功德修法的時候,就有基督徒的冤魂說,怎麼沒有拿十字架的來,我的家人都不知道要幫我修法,讓我只能在人世間晃蕩。

經由這些事情讓我想關心分享給我的身旁朋友,有的人很好很棒,但是就是缺乏一種智慧,不是我能改變或給予的,我會把我的經歷分享給他,希望他去接觸適合長智慧的佛經,或者待人處世、或者心念放下,而身邊有太多人都有遇到有感應的人,使我越來越相信,在這樣的空間有神有人有鬼,所以我依然會說,在人世間有苦難,在主裡有平安,而我念過的經文其實會記在腦海裡,只是對於一些宗教戒律的不同仍在調適當中,例如地藏菩薩本願經裡面有提到要製造肖像漆器以鮮花供奉,但是基督教中卻規定不可塑造神像膜拜,我還在調整調適。


因為我接觸的不夠多,無法給朋友正確的建議,可以看看以下兩篇


念什麼經?
再談「念什麼經」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