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您剛住進醫院的樣子。
給我親愛的爸爸:
曾經看到電視節目鈕承澤描述他的爸爸形容他為:「我這輩子認識最悲苦的人」,這句話,我也要用來形容我的父親,您是我認識最悲苦而又最富足的人,悲苦是生活;富足是心靈。一直沒有勇氣寫下來,直到看到pixnet舉辦了這個活動,才使我在這個時機有這個衝動撰寫出來。

記得小時候你的脾氣控制不好,總是對我吼叫,而我也不惶多讓,常常兩人在路上拗脾氣,直到國中我才慢體會到您的辛苦,自從民國38年您16歲那年披著軍服來到台灣,一路苦過來,想家沒家回,勤奮刻苦生存,藉由書信認識筆友,也就是媽媽,沒想到認識半年後母親竟然精神病首次發作,住進精神病院,你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就跑去市立療養院跟我大舅說:「請把妹妹交給我吧。」從那天起就帶我媽媽出院,結婚,一輩子成為您的家人。

從此六十年母親就是您肩上的重擔,你一生所有的積蓄都在為母親龐大的醫療費花費,因著生理狀況始終生不出孩子,好不容易懷孕生子,卻因這樣精神服藥,出生三天便發紫缺氧死亡,母親認為不肖有三無後為大,精神病更由輕度轉重度,幸好又過了十年,我奇蹟似的出生,早產兩個月的我足足在保溫箱裡待了兩個月,聽您敘述我小時候身上缺血,當時的制度是只能醫生打針抽血,抽了八針醫生還找不到血管,最後從才找到血管,抽您的血打到我頭頂的血管,所以我總說,如果我有些許的聰明才智,那都是源自於您。

還記得每年從聖誕節到農曆過年期間母親總是情緒不穩,大約每年自殺兩三次,您手裡抱著媽媽急著去急診室,要我為母親拎雙鞋,年小的我竟然為母親拎了一雙紅色高跟鞋,長大回想起來我只記得媽媽穿那雙鞋很漂亮,直到近年來母親年邁,真知身邊沒有家人願意理會,僅有您永遠相伴,小時兩人常持菜刀扭打在地的景象不復出現,看到兩位年邁的父母牽著手走在夕陽下,這是我過去永遠無法想像的景況。

你永遠挺我,當我心情沮喪、優柔寡斷、阻絕不前的時候,你只會問我,總共要多少錢,爸爸幫你出,雖然我不會向您要錢,但是你說無論如何:「口袋有錢膽子就壯」,在人生的道路上,有你,真的很好。

我很想念你,老爸,想念你的大嗓門,想念你挺我的樣子,現在的你,在榮總的加護病房,距離上星期一心臟繞道手術已經一個禮拜了,您時燒時退,全身差滿管子,倔將的你竟然痛的哭出眼淚要求打止痛針,看的我好心疼,但是還是要故做堅強的大喊:「張老頭,我來看你了。」

老爸,要堅強,如同你吩咐我一般,撐下去,再來跟所有人說你這次的故事,說個三天三夜我也不厭煩,撐下去,好嗎?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