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去年網博的關係開始接觸相聲
在貓空的大柵欄也搬到吳興國小旁邊了
當我收到電子報有中元節說鬼節目的時候
我就打電話去約了五個位子

上次看巴黎花街我就有這個感覺
大家越來越沒文化了
很討厭在表演場合有孩子
上次看巴黎花街
明明就有講妓女、情色、皮條客
可是卻讓孩子觀賞
笑不該笑的笑點(只是外貌有趣)
太over讓我覺得破壞我想笑的感覺
真正該笑的..有意涵的..孩子卻聽不懂
...

昨天去聽中元節說鬼
是傅諦上台講的
裡面講了一個鬼臉上平滑無五官
稱為白肉球
一提到這個名詞台下有兩位大約國中生
就笑的不可開支
(相信我現在班上的孩子也會笑出來)
因為你還不習慣這樣的語詞
跟你不同
便覺得好笑
可是卻破壞了真正聽說書人的氣氛
那感覺就有點像是
一群人聽到一個大陸人講話會笑他的語氣
可是你看電視劇劉羅鍋就不會笑他

我不禁想...
在台上的人看到自己講正經的台下笑
講好笑的台下卻不笑
這時候心裡是做何感想??

記得我們那時候訪問葉怡均老師的時候
我就問過這個問題
當台下人吃的吃喝的喝
甚至是聊天大過你講相聲的時候該怎麼辦
心裡怎麼調適呢??
她說: 相聲本來就是個逗人的表演,我把我台上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