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跟弟弟分別兩件有趣的事,哥哥問我阿錢為什麼用踢的來抓癢,比喻的方式是拿手拍自己的臉,太好笑了。

弟弟則是....很好拷問。昨天聞到廁所有尿尿的臭味,我問弟弟:是不是你尿在淋浴間?真的很臭!弟弟說我沒有!而且一點都不臭。

會講一點都不臭的人就是兇手!然後我又換方式在睡前說:阿樂以後不可以尿在淋浴間喔。弟弟就一臉呆萌的說:為什麼?
(說為什麼表示他尿了,只是不知道問什麼不能做)

我還是有好好解釋污水系統的作用⋯⋯只是最後問他:你承認今天是你尿的?他笑出來說是啦⋯⋯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