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啦啦舞的比賽,我會講很多,因為想的事情很多。恭喜班上同學獲獎,真的辛苦很久了。

上學期有一個英文歌唱比賽,下學期是拉拉舞比賽。我想說的是,身為一個大人,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來誰會獲獎,從音樂、隊形、舞蹈就很明顯可以知道。

我想說的是,這個社會玩的規範,老手看得很清楚,新手還在嘗試,那麼如果老手看到不對、不可行,要規勸改正嗎?如果在公司,有共同目標,要出手糾正,在學校呢,一個積極規劃的導師,會出手協助,但是我沒有(但是忍得很痛苦)。

當同學要上台唱英文歌曲前,決定把領帶套在額頭上,我沒有阻止,因為那是他們共同的選擇。那次獲獎的班級,是將服裝貼上金色銀色膠帶勾邊,穿起來,就很像名門制服那樣地氣勢,選歌la la land帶來如同劇團一樣的效果,當然獲勝,從獲獎結果就可以往回推,文化差異。

你看的到階級複製那些上層的人都怎麼玩,那麼你要不要一開始就限制設定好只能照那樣玩?不要,路,如果他們沒走過一次,就沒有經驗與教訓。把結果直接丟在他們前面,那果實並不是甜美的,你買好全班的飲料,不見得合每個人的口味,不如開放讓他們自己訂。

給他們最好的,不如在一定規範內讓他們摸索。

老實說啦啦舞的服裝,這次穿完絕對不會再拿出來了,可是每個班級都在這個時刻認為,我們真的需要,現在一定要買,這就像是拍婚紗照,拍完就放床底了,但是當下就堅持一定要拍。

有非常多班級更努力、花更多時間練習、花更多裝備的費用,還有忍者團與手裡劍,每個班都跳的非常驚艷。

好煩喔,為什麼不能好好說個恭喜就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ybird 的頭像
Maybird

被貓撿到的幸福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