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家住在一個山坡上,每一天上坡下坡都要走很久,在那個年代每次走得很累的時候,都會想著為什麼沒有人幫我呢,但同時又想著沒有人應該理所當然幫我阿。會不會有人好心順便載我一程呢,如果真的有人停車問我要不要順道載一程我應該會害怕不敢上車吧。

總而言之,我會想幫人一程,幫忙與不幫忙可能只差一張紙或是一個原則,為了沒辦法改那一張紙或是打破那個原則,就會自己產生了罪惡感,背上了罪。

所以我不適合,只會放在心裡折磨自己.....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