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9月開始,每天回家我都拉著對面新進的同事一起下班,騎腳踏車或機車載她到火車站,是基於一種不想她像我去年那麼累的義氣。

我很喜歡她,很單純,看到她會想起當年一起實習的忘年好友,好友後來腦瘤過世,讓我格外珍惜真性情的人。

週五放學一樣載她,她問:

妳老家在哪裡啊

台北關渡唷

妳是今晚回去還是明天回去啊

今晚,不過我是回婆家喔

那妳會回娘家嗎

不會耶,我關渡的家賣掉了,爸媽也都走了

妳有兄弟姐妹嗎

沒有耶只有我一個

那妳在台北沒有家了耶

.
.
.

當下我還哈哈哈說是啊,回家這句話想了好多天

#我在台北已經沒有家了耶

那是一種....突然發現自己沒有老家、沒有退路的感覺


有一點心裡悶悶的感覺,好幾天

--

無標題

鄉下俗沒坐過太魯閣號,今天小出差,好早啊

今天一天穿梭了繁榮的都市與鄉村,有一點迷惑

無標題

回家的時候,好妙的感覺,回家了,這裡是我家嗎?是吧?

無標題

我曾經做過,坐在摩托車後面,閉著眼睛,感受每一個轉彎每一個氣味,不用打開眼睛,都能想像重建自己在哪個路口,何時到家。能閉著眼睛都會回到的地方,叫做家,我回家了。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