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有一個事情發生,某天的第一堂課,我剛好被學生弄到有一點生氣,應該說是比較激動了,第二堂課的時候,在某個班,讓學生寫習作練習,忍不住聊聊天,講到人際關係與互動該怎麼樣,讓自己成為一個很好的人,不會被人家討厭,內容大概就像是這篇做人處世的道理

然後這個班上有一個孩子是亞斯伯格的狀態,我每講一個點,他就舉手說,老師我做的事情跟妳講的完全相反,而且我引以為傲。比如說我講在班上傳考券不要只顧著往後面丟就開始寫自己的,如果後面的不在,幫忙留下一張考券往後再傳一個、保持整潔,這個孩子又舉手說,老師我完全就是只顧寫自己的這種人,我很引以為傲。

我做的不對的地方是...當天情緒不好,我應該消弱淡掉、轉移話題回課程就不要回應,可是我轉過頭對著這個孩子說:那麼你,更應該把黑板上我提供的方法,抄下來。

下了課我真的非常後悔,幹嘛這樣針對他,平常舉例子這個孩子三句不離動漫,以動漫虛擬世界的例子回應我,我都能好脾氣的轉個彎繞回課程,今天這樣的做法會加深同學對他的負面評價......然後我想了很多很多,於是拿了不用的考券背面寫了一些話,把今天發生的狀況陳述一次,接下來問他,1. 過程當中你有沒有感覺到不舒服、受傷。2.我們能一起如何解決這樣的狀況?(之後補上紙條的照片)

然後,我悄悄將紙張放到他的桌上,大家還在寫習作,然後,他,看都沒看內容,就趴了下來.....。拒絕溝通比爭論更令人難過啊。

於是今天早上...這個孩子的導師說,他的父母想要知道妳的聯絡方式,可否提供電話給他們?我雖然覺得自己有認真處理這件事,但是講話刺人我自覺理虧(很多老師罵人沒在愧疚的啦,我罵人一句自己受傷好幾天),聽到父母要跟我聯絡還是緊張了一下。

剛剛接到了電話....他的媽媽第一句話說:老師,我很感激。那天他爸爸收他的東西的時候,看到這一張紙在他的書籍中,拿給我看,我的眼眶紅了,因為高中階段,沒有任何一個老師對他這樣做過.....。

然後我們用手機聊了半個小時.....兩個人眼眶都紅紅的

我真的非常幸運,在教書的第一年就遇到亞斯伯格的孩子,我不會視為是挑戰我,我不會貼上標籤說這是壞孩子不受教,我想的是有危機就是轉機,因為我教書的第一年就遇到一個班有兩個亞斯伯格,其中一位還合併有高度自閉症,所以其中一位從剛開始第一堂課跟我對吼(我說同學找好課本再坐下來,這位同學站著生氣說他有找好課本),總而言之我們就是從衝突對立到他能服我,接下來當了我兩年的小老師,到現在FB都還有聯絡(然後他依然對世界在罵)

這樣的孩子,父母必須陪他走一輩子,最辛苦的,是父母。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