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喜歡美術班,至少是我教的這一班,因為他們有一種解決問題與自我要求的標準,今天看到新聞說日本已經有62萬的尼特族,被安排好的課程、時間、選擇,當沒有了學校與課表,要如何自我規劃?

我的課程通常有一堂是寫習作,因為老師講再多也沒用,你自己沒有投入組織一遍只是憑直覺與小聰明猜,然後寫習作的標準也很低,前面空格可以抄課本或答案,填入方便閱讀即可,我唯一的要求是....選擇題要自己寫,寫對寫錯也不算分,你要先嘗試過錯誤,才會問我正確怎麼來。

美術班的特質就在這時候呈現,我這唯一的要求,大多數同學只會抄進去,寫題目(甚至有些連選擇也想抄答案),只有美術班,沒有任何交代,就開始螢光筆、色筆上場,認真念起書來組織,這就是我希望在課堂寫習作的用意,他認真對待一份教材,投入進去。

而且在相處的過程中,我觀察到他們要解決的問題很多,畫紙、顏料如何比價、批貨、創作、參賽、展演、與時間賽跑,光是收錢就是一門很深的學問,如何不傷和氣催到錢,還有一個同學寫得一手好毛筆,他有一本硬紙盒的手帳,他會有條不紊地把要做的行程都寫在裡面。我們自己高中的時候在幹嘛呢?好像都只有傻傻地念書,需要決策規劃的事情很少,學習自我控制與調配也是很晚的事。

我真欽慕有才的人啊.....雖然剛剛描述的特質不是全體,而是部分,但這絕大部分已經讓我覺得很厲害,這是一種能力與社會化,今天默默地看著這群很厲害的學生,卻不好意思表達出我的喜愛....❤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