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陪阿寶媽吃喜酒,一早幫她塗好香奈兒法式指甲油,去髮廊做頭髮,我也弄個編髮,弄好阿寶媽就對我喊:小梅妳這樣不尷尬啊?我以為聽錯了,再問一次,阿寶媽又再說一次,說我弄那麼年輕可愛的編髮不像孩子的媽。這種時候,妳可以心中記上一筆,回去垂淚說婆婆當眾羞辱我,也可以幽默化解。

我選擇後者,裝個可愛俏皮的表情:媽媽,我生產後可是會回到青春可愛的樣子,幹麻說我尷尬啦〜〜〜(撒嬌)。大家都笑了。

我的哥嫂向來比我有智慧,當我抱怨時,哥嫂會說,感謝每天回家爸都煮好飯,謝謝媽每天打掃這麼乾淨,給我們和小孩愛。

感謝,我們仍有父母丶公婆可以孝敬丶感謝和愛。


到了晚上她才說:瀏海在前面遮著眼很不舒服叫尷尬......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