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歌我想起那年的一件事情,班級的前導師隔壁看晚自習,聽到我這間很吵,拿了藤條,叫孩子出去,我在教室,刷刷兩聲迴盪在走廊

他們是有情感基礎的,孩子並不反抗,但是一進來,我永遠忘不了那個眼神,含著眼淚對我說:為什麼妳沒有保護我,沒有站出來阻止他

整個體制與狀況演變,不是我能控制,但是來不即阻止,只有錯愕....以及我的威嚴蕩然無存

最近在FB看到大家都好,應該都開始工作了,不知道他們的傷口好了嗎。

我的,並沒有好。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