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小六年級某個暑假的下午,第一次生理期來的我,躺在扶手椅上嚇壞了,肚子很痛很痛,開始思索以後要如何跟身體相處,在做接受和調適,她來找我玩了,不解我為何一直躺臥在那裏,她說:妳不起來跟我玩我就要回家了。那時年紀小,不知道怎麼敘述現在是什麼狀況,然後我就說今天真的不舒服,於是她甩了我家的鐵門就走了(張老爹覺得很奇怪怎麼有孩子這樣)

有了男朋友的時候,從來沒有男朋友的她對我說,妳為什麼不能跟我們去逛街,難道男朋友比較重要嗎?我說今天我有先答應好人家了,於是她掛上電話跟姊妹們一邊逛街一邊抱怨我

有了工作以後,還沒開始工作的她說:為什麼不能一起去旅行?工作比較重要嗎?請假就好了啊?我說沒有辦法學生都丟給人家阿,教學的進度也不是飲料店說不去就有人能替代的,她生氣了很久,覺得我說話不算話,不懂工作有什麼重要的

有了婚姻之後,她說:為何妳晚上不能出來?為何周末不能喝下午茶?我這裡白天妳那裏晚上,為何不能跟我MSN視訊?我很想家,很想有人跟我說中文。在我幾次拒絕接聽凌晨一點的網路電話之後,她便不再找我了

有了小孩之後,家人臨時有事出門,第一次一個人帶著孩子,手忙腳亂為了照顧寶寶,連自己的午餐都胡亂塞,她說:為何不能來接我,擺起臭臉,取消行程不來拜訪,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一個人帶孩子是什麼狀況,本來還很期待多一個幫手,帶點吃的、幫忙接手哄一下寶寶,甚至聊個天都好

有了家庭之後,她說:為何周末不能出來聚會?她說:為何周末不能出來開會。親子日不工作留給家人的意義,她不懂,我也不知道要如何讓她懂

每個階段的她,還沒到我這個階段的她,都沒有辦法要求她了解

也許有一天,當她到我這個時候,她會了解;也許她永遠不會到我這個時候,所以她永遠不瞭解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