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字是我寫的白話翻譯,先介紹美國兩波貨幣政策(要解決經濟問題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貨幣政策,使市場上的錢變多變少來調節,一種是財政政策,藉由抽稅高低來調節,通常要搭配立法通過,速度太慢了)

QE1(Quantitative Easing 1):
美聯儲推出QE1之初的目標在於通過購買“兩房”及相關銀行的抵押貸款資産,以輓救美國金融機構和金融體系,中長期目標則是提高就業水平及幫助經濟走出通縮陰影。2008年全年美國通脹率僅為0.1%,創下半世紀以來的新低;而2008年12月的失業率則達到7.2%,創出16年來的新高。執掌美聯儲之前的伯南克曾戲稱,不妨按照著名經濟學家米爾頓·弗裡德曼(MiltonFriedman)“從直升機上拋撒現金”的方法來對抗通縮和刺激經濟增長,由此得到“直升機伯南克”的稱號。

“雖然在第一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刺激下,道瓊斯工業指數大幅上漲,但美國就業率沒有根本改善。”接受《每日經濟新聞》採訪的銀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左小蕾向記者表示,“這說明(QE1)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QE2(Quantitative Easing 2)
受國內較高的失業率和信貸緊縮影響,美國經濟復甦步伐緩慢。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11月4日再次啟動量化寬鬆(Quantitativeeasing)貨幣政策,即QE2。

為了讓經濟加速復甦,美國聯準會Fed(即美國的中央銀行)宣布二度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 2,QE2)政策,在明年六月底前,要買入六千億美元中長期債券(代表政府買回債券,使市場上釋出的錢變多了,也就是多印六千億鈔票去把債券買回)大撒鈔票的決議一出立即引起各界負面解讀,逼得聯準會主席柏南克還不得不向媒體投書,企圖為這項政策辯護。

(台灣的中央銀行叫做中央銀行,日本的中央銀行叫做日本銀行Bank of Japen,中國的中央銀行叫中國人民銀行,簡稱人行)



QE1和QE2的比較文章點此


文章:社論-國際熱錢來襲台灣應三管齊下防堵

2010-11-13 中國時報(原文點此)

 在美國政府推出第二波量化寬鬆政策之後,美金貶值已勢不可免,而其附帶效果,就是有數千億美元的熱錢流向全世界各國。連日來巴西政府已經叫苦連天,而台灣匯市也不得清閒,央行都要在尾盤出手干預,才能勉強擋下台幣升值的壓力。

(美金貶值代表美國物品便宜,出口有利,工作機會也會變多,失業率會下降。美金貶值代表其他國家貨幣都相對升值,像台幣升值的話代表台灣東西變貴,出口不利,甚至毛利減少許多) 

 面對一波波全球熱錢潮,台灣要妥善因應,但也不需要太過擔心。基本上,我們有數千億美元外匯存底,口袋夠深,並不是易欺之輩。台灣的央行總裁國際上素有名聲,也勇於對外匯炒手「套、養、殺」,外資熱錢也不敢輕易對台灣下手。但這一波量化寬鬆加上先前第一回合美國寬鬆的政策,確實造成太多的國際熱錢,資金四處流竄的壓力太大,幾乎使央行每天都處於作戰狀態,非常辛苦。也因為如此,我們希望提出以下幾個觀點,一方面讓社會大眾有清楚的認識,另一方面也給政府一些政策參考。

(外資敢不敢對台灣下手到不一定,索羅絲這貨幣投機家曾經把英國英鎊炒10億,英國政府卻無力抵抗,彭淮南雖然得到國際金融7A之榮譽也很難保證)

(美國多了很多錢,拼命往國際去投資,砸到哪個國家賺飽了就走,導致一個國家經濟被國際熱錢影響)

 在熱錢蠢蠢欲動之際,政府首長最該守住的底線,就是少講話,少對匯率政策發言,一則不要給若干部會造成壓力,使首長在攘外之際還得分神安內,二則也不讓外界產生預期。廿四年前台幣升值熱錢流入,就是因為當年政府首長錯誤講出了「一天升值一分」的宣示。這樣的宣示坐實了外界的預期,故熱錢流入形同穩賺不賠的投機生意,遂吸引了大筆資金流入。在金融交易網路電子下單的時代,幾乎全世界所有的投機客都可以向台灣的匯市下單買賣外匯;台灣外匯存底再豐,也擋不住全世界預期合流的巨大投機資金。我們當然不擔心彭總裁的口風與果決,但從以往政府整併DRAM總有大員對外亂講話的記錄來看,我們還是要對正副總統,行政院長呼籲,千萬不要在此時此刻,講出不恰當的政策宣示。

(一個國家的央行如果被猜透政策走向,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很容易被抓到空隙投機) 

 除了前述「杜絕預期」的原則之外,政府第二件該做的功課,就是慎重研議課「熱錢稅」的可行性與立法配套。在一個月前熱錢稅之議初次提出時,財政部竟然說出「緩不濟急」這樣的意見,令人吃驚。十四年前亞洲金融風暴的經驗告訴我們,即使經濟體質良好,也未必能保證免於國際熱錢的衝擊。有鑑於此,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史帝格里茲與中研院院士劉遵義,都在不同場合主張課國際熱錢稅,針對法人在較短期間買賣外匯者,即認定其為投機,而課以熱錢交易稅。這樣的熱錢稅其重點在於嚇阻,增加潛在炒匯客迴避繞路的交易成本,但是對於正常的進出口貿易與中長期投資卻全無影響。國家其實並不期待由熱錢稅得到多少稅收,而是「稅期無稅」,讓炒匯熱錢不敢來。

 遺憾的是,財政部似乎完全不了解熱錢稅的理論背景,才會說出「緩不濟急」外行話。兩年前在全球金融海嘯時,財政部要減半證交稅救股市,那種牛頭不對馬嘴的爛政策才是緩不濟急、螳臂擋車。如今對於理論基礎健全的熱錢稅財政部卻又拒絕推動,等於是陷央行於單方應敵之危機,絕對是該檢討的。我們希望行政院能趕緊督促財政部改弦更張,儘速草擬熱錢稅的課徵法規送立法院審議。

 最後,在杜絕預期,用租稅手段阻擋熱錢後,台灣無可避免地還是會有金錢流入,比較長時間地待在此地。這些流入資金未必會投入實體投資,其比較可能走向就是股市與房市。這兩個市場因為外資大舉流入所產生的價格飆漲與波動,就是金管會、內政部、經建會等單位需要用其他政策手段來解決的問題了。就股市而言,我們當然要防範外資針對性地炒作特定類股,而形成不必要的股市波動。就房市而言,外資最能炒作的一定是北部都會區的房價,造成大台北地區的房價飆升,上班族因負擔不起而被驅趕至郊區,而有屋與無屋階級之間財富分配將更行惡化。這些問題都需要未雨綢繆,妥為預先因應,而不能像「社會住宅」那樣臨時抱佛腳,事到臨頭才提出解決案。

(昨天看新聞說社會住宅要避免給人都是貧民窟的印象,除了原本的身心障礙者、低收入戶、獨居老人、家暴受害者,再加上單親家庭、家中有三個子女等....這根本就是.....解決不了一般人的需求)

 總之,國際熱錢已然存量驚人,湧向各國勢不可免。惟只要台灣不自亂陣腳,就不致於釀成災害。我們認為,杜絕預期、嚇阻短線、減少社會衝擊是政府最該因應的三個面向,值得在這些地方多做思考規劃。




社論-抗通膨已成中國首要政策課題
2010-11-12 工商時報
(出處點此)
 中國國家統計局於昨日發布,大陸10月份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比去年同月上漲4.4%,其漲幅比9月份擴大0.8個百分點,由此可見大陸物價上漲形勢非常嚴竣。針對這樣的情況,中國人民銀行提前於前天宣布,調高人民幣存款準備率0.5個百分點,使該準備率水平創下18%的歷來最高記錄。此種舉措,其實不足以有效穩定物價。為萬全計,中國政府應儘速擴大動用利率政策,並針對若干發生「物價異常上漲」現象之部門,採取非常手段加以整治,以切中要害、痛下針砭,從根本解決問題。

(中國人民銀行為中國的中央銀行,簡稱人行,調高人民幣存款準備率代表是市場上的錢減少。貨幣政策有三種東西可以調,一個是存款準備率,一個是重貼現率,最後是公開市場操作,以及管制性政策,但是中國人民並不習慣使用票據與債券,所以只有存款準備率這個工具可以使用)

 


 當前大陸物價快速上漲的原因有多端,包括食品價格激升、進口物料漲價、工資上漲、房價居高不下、國際熱錢內流等,情況相當複雜。中國當局如要有效解決問題,首先必須大力抑制社會上的總需求,因而利率的大幅調升勢不可免。其次,則是針對各個相關部門,分別採取有力的調節措施,例如針對食品價格上漲問題,應儘速激勵農業部門擴大生產,並嚴厲取締中間商囤積居奇、惡意炒作之行為。又如對進口物價上漲問題,應迅速調降關稅,並調升人民幣匯率。如此分門別類,同步作「有針對性」的處理,方可緩和物價上漲的「險情」。

(中國政府永遠不會調升人民幣匯率,因為匯率一高,出口不利,失業率升高,吃不飽便會動亂是歷史重複發生的事情)

(現在有所謂的中國海豚族,拼命屯物資,貨物囤積=需求增加=物價上漲=預期未來價格上漲=產生了假性需求)

 
關於利率調升問題,雖然中國人民銀行曾在上月19日,突然宣告調升銀行存、放款基準利率各一碼(0.25個百分點),一時震撼了全球金融市場。但如今看來,發現那次的調升利率,「宣示」味道極濃。因為這次中國人民銀行「改用」了調高存款準備率的手段,且讓它一舉創了新高,似乎有意用該準備率來「部分替代」利率,以延遲下次調升利率的時間點。如是這樣,那當前的金融調控政策將會陷入「緩不濟急」的窘境。

 誠然,銀行存放款利率的大幅調升會阻礙經濟的高增長,另方面也會擴大國際利差,進而引來更多國際熱錢。然而,現在大陸的物價上漲問題已凸顯到「壓倒一切」的程度,中國當局必須排除其他的次要顧慮,儘速把銀行利率調升到「真能牽制物價上漲」的程度,起碼不能讓存款大眾繼續挨受「負利率」,這樣才能有效消除社會上的「超額流動性」,使物價上漲的「貨幣溫床」不復存在。

 至於熱錢內流的問題,應以匯率政策加以解決。然而,人民幣匯率當前對這方面的反應還不足,無法發揮調節熱錢的效果。自今年6月中大陸再度實行匯率改革,即人民幣匯率恢復浮動、不再釘住美元以來,已有5個月的時間,但實際上,人民幣對美元只升值了兩毛錢左右,幅度僅3%。以大陸10月份的外貿順差(271億美元)創下近三月新高的情況來看,人民幣匯率顯然還有不小的升值空間。大陸當局如能在近期內,讓人民幣匯率升到「階段性的滿足點」,則那些為賺取投機匯差而來的國際熱錢,將會明顯的退潮,那也能縮減銀行體系的濫頭寸,而助益物價的趨於穩定。

 而人民幣匯率的「升足」,當然有利於原物料進口的價格降低及數量增加,這對物價穩定也是好事。除此之外,它也會擠掉一些炒作房地產的國際金主,使其出脫房產,以找門路把錢匯出去,這樣對房價的穩定或合理下跌有助益。房價飆漲之風如能打住,社會上的物價上漲預期心理也會緩和,使當局的穩定物價政策更有說服力。

 要言之,大陸當局面對嚴竣的物價上漲問題,一定要有大動作。其中,調高利率與調升匯率是必須優先採行的對策。

 而從兩岸的角度來看,台灣方面應提前因應大陸可能發生「兩率同時抬升」的局面。其中最重要的課題是,台灣之銀行利率與大陸利率之間應保持一定的利差,同時新台幣對人民幣的匯率,應也有一個「均衡」的水平。就此,我方有關主管單位應儘速未雨綢繆,以在大陸「兩率」果真大幅變動時,仍能維持兩岸經濟金融往來的平穩,並
避免屆時從大陸退出的熱錢「流竄」到台灣來,而使台灣也受困於物價過度上漲的問題。

(經濟上要有足夠的隔離政策,以免熱錢直撲而來)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