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禮拜我做了一個很糟糕的安排,當天總共有八個小時的課加上三攤朋友聚會,以及房東突然要求點交退租的行程,然後我仍以為自己是以前那個效率快衝衝衝又貪心的傢伙,就這樣排:

早上八點上課。晚上六點下課。六點半木柵房東。七點A家第一攤、八點B家第二攤、九點回家顧一下第三攤

想也知道,這是超人的行程,結果,六點課程拖延了一些,孕婦騎車沒辦法快,七點才到木柵見房東,點交清算又是一番功夫,處理完已經是八點,身心俱疲,最後朋友聚會我任何一攤都沒去,快九點到家我倒頭呼呼大睡

我真的是要為自以為是道歉,而且大家都對我很好很忍耐我跟我說沒去沒關係。可是我覺得不應該是大家遷讓我,而且因為我的自信滿滿所以也沒有預先跟人家講我不去

記得有一次我在捷運上坐博愛座,被一個女生踢我的腳叫我站起來讓位給老人,那時候我的肚子還沒有大到看的出來是孕婦,但是我卻因懷孕初期極度不舒服日認為我有那個資格去做博愛座

這個社會上沒有機會也沒有興趣知道你是什麼身分什麼狀況,所以要避免仗著自己的身分要求社會上其他的人了解體諒,與其用自己身分的標準期待別人諒解,不如多想一想自己該做些什麼避免害己害人(例如朋友在捷運局上班就很生氣憂鬱症臥軌)

例如張老爹有糖尿病,他就會很生氣別人撞到他害他傷口難以癒合,老實說,你頭上又沒掛著標誌寫:我是糖尿病。就算有掛,每個人都知道糖尿病有什麼要避免的?好像沒有一堂給社會上的課告訴你社會中有哪些族群要特別照料

孕婦與老人還算是一個很好懂得族群,但是你知道扁平足有什麼需求嗎?你知道手心流汗者有什麼需求嗎?骨質疏鬆者有什麼需求?失智者有什麼需求?憂鬱症患者有什麼需求?

別人體諒你是一種很好的狀況,但是不要仗著"應該會被體諒"來做一些事情。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