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現在生活還滿規律的,週一打起精神,週二在等週三,週三運動服跟學生打排球,週四晚上free,週五晚上開車到鶯歌火車站睡覺等阿寶後很開心回三峽吃飽飽,週六拼命吃或者回關渡,週六晚上也是拼命吃,星期天早上兩人開始憂鬱,中午就吃不太下要準備洗澡刮鬍子,大約三點到四點開始更焦躁,如果運氣好電影台有好電影我就會被轉移注意力,如果不巧沒電視可看,兩人就開始表演十八相送,要嘛我先開始哭,要嘛阿寶開始鼻子紅,要嘛兩人抱著哭。

baby

當我敘述給張老爹聽他哼哼兩聲,這有什麼好哭的,接著說起他過去九年在外島,湯伯伯十年在軍艦上,還不是照樣過了...

如果情況更糟糕,他心軟答應我送他到台北車站坐,就會上演機場離別戲碼,更慘

今天阿寶又難過又刮鬍子,結果就刮到流血了....

還有,阿寶氣歪的臉實在可愛,上上次是從我背包拿出一個發霉的海綿蛋糕,上次是我把拖地抹布掛在洗澡抹布旁邊,這次是我拿了一個彌月蛋糕帶來帶去,最後放在一堆塑膠袋裡面,爬滿了螞蟻又壞掉......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