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好友分享交流了一本書給我,"明室",這比我昨天買的書層次高很多,他正好在修符號學相關的課程,相關書籍中有這樣一本,我借來看了,好一個現象學!

這是一本攝影書嗎?不,這是一本哲學書,是一本自述式的攝影札記。從知面、刺點;主體、客體,希望能跳脫出世俗所看的、商業所看的照片。知面足以讓人產生興趣,但是興趣稍縱即逝。刺點則是刺中了我、刺痛了我,如果一張照片沒有同時這兩個元素便不算好照片,有知面足以吸引我,同時有另一個刺點破壞無趣的知面,就如同下面這張圖,引起我興趣的應該是士兵,可是刺痛我的卻是修女。

koen wessing

庫因.費辛(Koen Wessing):尼加拉瓜,士兵在街上巡邏,1979
(我隨即了解這張照片的奇遇在於兩種元素的並現)

well,甚麼都是我我我....在回到事物本身的過程中,知識如何取得,我直觀,我取得,不是純然的實證主義(科學),也不純然的形上學(神學)

我看見、我感覺,故我注意、我觀察、我思考。

我辭退一切知識、文化教養,戒絕承襲另一種眼光。

茵加登認為作品是種獨特的存在,既非實在的客體,也非觀念客體,而是一種純意向性的客體。

明室,是相較於暗房....

朋友告訴我,這本書是在教技術之前,導讀之用,你要能找到目的、動機,那個年代的人對於攝影,是一種工具,表達意念的工具,而我們現在是作為紀錄,但是攝影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面向。

當你有了目的、動機,然後才能把這工具,昇華到創作的層次。

我想這代表了,有某派的美學純然以這樣的態度出發,又要有吸引力,又要有破壞吸引力。唔...有點難懂

A.Kertesz

他甚麼也沒注視
只是將他的愛心與恐懼守持心中
注視即是如此

博客來介紹:明室 攝影札記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