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覺得自己的空間有受到侵犯的感覺,與我不熟的朋友應該是出於善意的涉入,但卻對我來說有種侵犯的感覺,我無力也不知如何切割拒絕,因為若涉入了我的生活,與我有了交集,我必定會參與回應,可是說甚麼都不對,半熟者,不能像陌生人一般嘻笑怒罵,也不能像好友般中肯建言

我只能在這一端靜靜的看,從頭看到尾,有很多話想說,卻沒有身份說,還是自己默默紀錄建議吧。

其實,亂發脾氣很容易,要收尾卻很難,沒有人有責任要承擔另一個人的脾氣,生了氣,轉個頭走遠一點,少一場爭執,少一頓煩心。

多數時候我站在很遠的地方替你心疼,對於工作的辛苦、感情的追求,我也無法替你分攤,過去我能做的唯有讓出他,讓他多陪陪你,但是現在,我也沒有辦法替你作些甚麼,就站在這一端寫寫我的關心,他知道,可是他現在不在我們身邊。

甚至有些時候,我在你的言語中看到如同自己的忌惡如仇,所以我懂,不喜歡囉唆,不喜歡規範與被評價。

我無惡意,只是個好心人,加油阿,辛苦了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