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狀況不太好,不知怎麼著,就是開心不起來,整天都沒有笑容,心中有很多想去的地方,但是卻提不起勁自己去,已經兩個禮拜了吧,還要再等待一個禮拜,以及一個六日。

在淡水有一個地方,走到路的盡頭,可以躺下來在一個突起的道路上,當躺下來的時候,眼睛所及的邊界,全部都會是海平面的燈火,若直視正前,天氣好的時候,可以看見無數的星星。

在九份有一家茶館,看的到遠方的海與島嶼,碳火加熱的爐,熱水沖上茶葉,盤坐在老式木椅床上,每年1月1號總會去那一次,彷彿在那裡看著迷霧般的海平線,就是一種平靜。

在陽名山有一個平台,附近是我高中同學家,從小坪頂上去,可以繞整個山,還有溫泉,冷泉與熱泉,想到那年傻傻三個人要去泡溫泉的天兵想法。

昨天下班就想要做上一台公車,看是去山上還是去海邊,耳朵塞著耳機播放宇宙人DISCO,但是最後只有靜靜的,回到住所把所有該做的事情做好。

晚上遇到很多朋友,謝謝你們,總是給我鼓勵和安慰。

我想最大的問題,還是我自己,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