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小時候在教會,有一次青少年團契講到一個主題,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非常確定,請大家在紙上寫下你打算要做的事情,有的人寫要去環遊世界把錢花光,有的人寫要搶銀行,有的人寫蹺課不上學要打電動,我自己則是寫,要與最愛的人相處一整天。後來有一個人寫著:繼續過著每天該做的例常事務,一樣早上六點起來,刷牙、上學、下課、回家吃晚飯。

於是帶領的人打開第二個題目:如果明天世界末日沒來,依照剛剛寫的內容,想想看會怎麼樣,每個人都傻眼了,只有那位寫著繼續過每一天沒有受到影響。

如果是真實的情況呢?如果你能知道生命的期限,接下來要作甚麼?也許你也會寫我要搶銀行、環遊世界、與最愛的人相處到最後,那麼,如果生命期限到了卻沒死呢?許多電影也這樣演,有醫生誤判,有奇蹟生還.....這算不算是一種浪費,放棄了原本的道路,做著只顧著自己開心的事情,我想跟心愛的人在一起,心愛的人也要上班,關心我的人也想探望我,我卻自私的做著"自己開心的事情"

如果醫生說我只剩下一年可活,在假想情況下的我會說:太好了,我可以知道接下來的日子要安排什麼;真實情況下的我,每天發燒、退燒、意識不清、時醒時睡,安排?這樣的身體狀況能做什麼安排?

在假想狀況下的我會說:可以唸很多書籍,或者別人唸給我聽,我要活的有意義;真實狀況下的我,眼睛對焦模糊、頭痛頭昏,閱讀?聽書?饒了我吧,我想休息靜養,不要探望,不要營養品,時間對我來說再也沒有準確的快慢。

能夠像電影"一路玩到掛"一樣,還去尋找生命光芒?

記得老爸住院的時候,我有婉轉的詢問老爸,要不要敘述事情的安排,老爸雖然意識不清楚,可是聽到我問他遺書交代,氣的眼睛瞪超大,直罵我咒他死、貪他錢,一掌就揮過來,老爸康復之後完全不記得這個事情,我經過這次的經歷,在老爸正常的狀態下詢問要不要把一些交代書面寫下來,老爸還是生氣,而且不只是生氣,還很傷心,老一輩的人對於生死、性都是隱晦難談,隔了兩個禮拜以後老爸半賭氣的跟我說他寫好了放在抽屜的信封,我再三解釋生命教育當中接受死亡這個部份,但是他聽到就是氣,叫我閉嘴,他已經應我的要求寫了,唉,有些話還是要看身分角色,傷害已經造成,作晚輩講這個真的使老爸很生氣。

你去探望過憂鬱症重症的人嗎?那種因為疾病而看不見身旁美好事物一心求死的人,有愛她的丈夫,有健康的孩子,但是就是失去生活的能量,一心求死,在哈力波特裡面有一種角色是黑色的鬼魂,叫做催狂魔,他會吸走所有快樂,遇到憂鬱症重的人就是這樣的感覺,因為疾病的關係,講再多鼓舞的話,沒有用;建議任何的活動、行程,搖頭,到最後陪伴在身邊,自己也被完全的感染,唯一能作的就是陪伴著,一起墜落到死亡與阻止死亡的旋渦.....

我不知道生重病的人需要些什麼,也許他甚麼都不要,我很想多知道一些有關於安寧療護,目前我聽到的建議有西藏生死書(還有DVD),還是佛經?我爸生病痊愈之後跟我形容,在意識不清的時候,聽到我拿CD音響播放他愛的老歌都是走調的片斷,不停的嗡嗡嗡吵鬧在耳邊,是很不舒服的,如果有相關的資源或者資訊留個言讓我去了解,目前,有一個朋友在這樣的狀況,死不足懼,對旁人來說沒有求生意志才是令人害怕擔心的。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