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次,我的朋友告訴我,他受到了委屈,我當下直覺反應:這種應該說出來阿。那是我順應對方線索下給的建議,事隔幾年,他告訴我,照了我的話做,後果是永遠不用回那個圈子了,因為他對強權挑戰,弄的一身腥。

這次,再關鍵決定前五分鐘,他又打給我,問我到底該怎麼決定,我基於對他的了解,基於他口中嚷嚷的擔心,告訴他放棄吧,專注在更值得專注的地方,隔天,我把兩件事情想在一起,我後悔了,我實在不想以後又要背負幫你做決定的責任。

我很感謝你如此信任我,在關鍵時刻信任我的判斷,但是反過來說,你自己心中其實早有定奪,只是總下不了那個心,總要讓我把你心裡的話說出來,我不喜歡這樣,以後我會更小心,給與同理心、傾聽,但是不當那個決定的人。

平常跟學生講話已經夠累了,學生會對一般詞語當中的40%有反應,也許連結到性別,也許可以連結到借題發揮胡鬧,所以在詞語當中有40%要去除,剩下60%要有組織的講話,好累啊,所以和自己人講話的時候,通常我希望是放鬆的,可是越長大的經歷告訴我,沒有甚麼人是自己人,跟人家講話又有一長串的避免清單,不要幫別人做決定、不要幫人家傳話,聽到是非不要附和....等等等。

唉,沒有任何人是自己人。

昨天跟婉提到一個話題,以因果輪迴和氣場來說,按摩師通常不好做,因為和人接觸的過程中對方的氣容易流回自己身上,人有累世冤親債主,如果這一世沒解開,下一世又以不同的型態再次接觸。

也就是說,今天如果我幫別人做了這個決定,他可能原本在某個時間、某個地方應該遇到他該有的,即使是不好的,也都是他自己該承受的,這世不承受,下一世還是要繼續。

當我提示了他,告訴了他,他改變了,那麼,那些冤親債主帳,要找誰算?找我。

我現在越來越相信宿命論了,給我ㄧ個底線,我就不會感到害怕,也可以把資源好好分配。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