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554.JPG
就是這個點心

昨天晚上剛好接到印度人的電話,他剛從印度回來一個禮拜,打了三次電話給我,我剛好都沒接到,因為要唸書了也不想回電,昨天剛好接到電話,找我這麼勤原來是因為他的電腦壞掉了,他找不到人可以幫忙修電腦。

我不想自己去,就打電話給婉,婉有事,給田,田去補貨,給mavy,mavy手機沒開,找EM代打,EM也沒接,找到最後在msn上遇到帆,實在是不好意思,完全沒有見過的外國朋友,就這樣被我拖了過去,雖然已經敲定人選,但是上述每個人突然就輪流打一遍電話給我,每個人知道我要幹嘛都拼命遊說我不要去,例如:"這不是學妹硬凹學長修電腦的招數嗎?妳怎麼變成學長了。" "妳家小寶讓妳去喔?""他是沒朋友喔!"

基於一種同情跟"這是最後一次幫忙"的心態,我還是去了,帶著帆去,一到門口,帆就對門上不知道是血還是硃砂畫的祈福符號有興趣。一開口,帆問我跟印度人講話都用全英文喔?我帶大學室友去找過印度人,大學室友是半句英文都講不出來,只會說個hi,帶婉去找印度人,婉也是傻笑,帶帆去,帆是日文系......

不過見到面之後帆應該就發現印度人也是講的通,因為都是滿簡單的英文,而且口音也不算太重(但是還是有口音),印度人的滑鼠找不到,不是壞了就是重毒,但是我很尷尬的說我只有中文版windows....所以最後灌了一個中文版windows,印度人一整個無奈,印度人的弟弟也在家,看起來也是印度人(廢話),加上印度人找不到hinet撥接帳號密碼,所以昨天一整個就是做白功。

在灌電腦的時候大家就隨意聊聊,看看印度歌舞dvd,印度人請我們吃一個嫌鹹辣辣的點心,還有一個是甜的點心,灌完我們就要離開了。

離開的時候我想帆應該覺得還滿妙的,可是過了大約十分鐘她就開始覺得不妙....因為吃下去的那個甜的,有一種她說不出的味道,會向榴槤一樣慢慢醞釀出來,也不是過敏,過了二十分鐘後她還是覺得超起雞皮疙瘩的......那個味道前味剛吃覺得像是椰子粉,後面開始覺得咬起來像糌粑.....我是沒什麼感覺。

後來EM還是打電話來,我請他幫我接手繼續,然後Kirin在旁邊就喊:我聽到女生的聲音!我就在電話這邊大喊:Kirin~~我~是~梅~鳥~,接下來聽見EM在幹譙...妳也喊太大聲了吧。Kirin就湊過來對著電話說:梅鳥!你找EM幹麻?EM就跟Kirin說要xp,Kirin說:什麼幫妳擦屁股??不是啦,是XP~~~

他們兩個在二十張路,我就很開心想跟,接著Kirin說:梅鳥,妳現在還在外面晃,妳不怕妳先生不高興,結果我就跟他說:我跟我先生說我來找Kirin他就知道了,Kirin滿頭驚嘆號,EM幫忙補充,Kirin就說:沒想到妳還是敗在平傳系,不過妳現在是人妻,沒用,不是小學妹,趕快回家吧

嗚嗚~~人妻無用論...結果我就回家了。唉呀我年少青春的記憶彷彿又鮮明了起來,是該唸書的時候了....

今天跟印度人說清楚,我要努力念書不要幫你修電腦了,請您另請高明吧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