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他們捉共產黨員,我不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後來,他們捉工會會員,我不說話,因為我沒有參加工會。

後來,他們捉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因為我是新教徒。

後來,他們捉猶太人, 我不說話,因為我是日耳曼人。

最後,等到他們來捉我時,已經沒有人能為我說話了.....


尼莫拉牧師墓誌銘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