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過了一半,昨天過了20小時(剩下四小時睡覺),原來大家的題目都是一樣的,就為了看你對那段經濟熟不熟,二十分鐘,我十五分鐘就教完了,教的很慘,tc tvc..我還要評審回答:這是什麼。....然後自己答不出來...太多經濟代名詞已經緊張到混淆了,幸好一位女評審捧場幫我回答。

很慘的出來之後回到準備的地方,有兩位老師在外面聊天,其中一位圓圓可愛,是對手,我開始跟她們聊起來。

原來,師大公領,原來,十幾年教書經歷,原來,師大博士班,原來,北縣某知名高中教師。

旁邊那位已經投降表示自己簡直來陪考了,旁邊那位是淡大公行,曾助選過。

後來只剩下我和這位可愛圓圓在聊天,她很真誠的跟我說:「妳要反過來想,總是有好的那一面,今天晚上如果出來結果是我上榜,星期一我會跟系上學弟妹開課分享,我特別開放,妳可以過來一起聽。」

...............................................

小寶聽到願意讓我過去聽她"上榜分享",感到很了不起。

怎麼說呢,我有一股與yuting講話的感覺,她非常的積極理想樂觀,我聽不下去這樣的樂觀,當然我可以不說出真正想法,但是我說了,越說,我越發現自己的灰暗悲觀,我想說我被環境改變了,但是我又發現自己是否企圖怪給外在,該改變的是自己。

所以跟小寶出來要回要準備回飯店的時候,是快要哭出來的,不但試教XX,連自己的整個人都要否定自己了。

但是就在走到警衛室,我舉起手來說,我要回家了,不會是我了。

突然,婉婷繫在我手上的許願帶,突然落在地上。

我愣在那裡,這代表,夢想要實現了嗎??

不哭了,回飯店狠狠睡一覺,沒關係,我知道她的弱勢,好好重新整理自己,下午再出發。


我發現現在的我有兩種現象,一種就像是不可能任務第三集裡面,湯姆克魯斯要去解救女學員,可是女學員本來是整個快要昏迷狀態,湯姆克魯斯拿出腎上腺素,狠狠的打進去,女學員就青筋暴衝,瞬間很勇猛的起來,進入戰鬥狀態。

另外一種現象,是在奮鬥努力的過程,看誰先能從錯誤失敗中最快站起來,面對下一場戰爭,誰能撐到最後,就會是贏家,華江高中在星期一晚上,我因為累沒有過去,學妹進了複試,撐到最後的,才能成為贏家,小寶說,建仔即使前一球被人家home run,下一球還是要繼續穩穩的投球,根本沒有時間給你去整理、站起來,該做的,還是要繼續做。

我會加油的,謝謝那條許願帶。


結果出來了
雖然我第七名
但是臭屁那位
也不過...第四名
so what??
我沒有很難過~~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