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件影響心情的事情,其中一件,上級跟我建議在課程上某個年級某部分有聲音反應我需要改進,當時我會覺得應該不會是哪個班,應該是哪個班,我也去詢問教學資深的前輩,我應該怎麼做好,有些人你可以跟他示弱請求幫忙,有些人會扯你後腿的你千萬別示弱,想想有時候很強悍,很固執的人反而過的快樂,所以我想了很久,也擬出具體方針來補救加強。

在這中間過程中,我有一種拉扯,當一個學生問問題,這個問題是比較偏的題目,或者他舉一反三,問你比較政治、國際經貿,有很多老師是直接說:這個不會考,不要問這個。把問題反回去,可是我覺得我應該要幫學生找到答案,於是政治學、政治經濟學、比較政府與政治都拿起來翻。最後得到的結果是,學生覺得我這個老師不可靠,當下無法回答他所有問題,這應該要受傷一下的,我就會思考,世界上真的沒好人,任何時候都要心裡有一點準備,只要自己氣勢弱,學生也是會欺負你的,你的客戶也會欺負你,你的鄰居也會欺負你,不把自己強起來,如果不把問題與責難反丟回去的話,問題都會變成自己的。是的,我被社會化了,我變官僚了,我必須學到經驗。

過了兩三天,我知道是哪個部分,結論是心很坦然,也不再受傷,當時知道是哪個班上的問題的時候,如果我是比較強硬的人,當然我可以說:這些學生連課本都丟掉了,你怎可要求老師要"解題更接近基測"問題是在學生,但是我是覺得心裡坦然了是因為,問題是再於如何把學生拉回到課本願意唸書,我的方法沒窮盡,而不是解題不接近考試重點,這兩者是不一樣的。

我想解決問題,我不想推過錯,但是解決問題,好像就是我的問題,是我不好,是我做錯。

如果對我有批評指教,我還是覺得,直接跟我講,不要這樣拐彎沒角的,這感覺有點像是唸書時候班上同學有人偷了我的錢包但是不知道是誰,讓受害者會對整個團體產生不信任。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