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無法去面對、度過一些事情
而又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的時候
試著遺忘
遺忘不美好的部分
遺忘被傷害的部分
這是逃避
也必須逃避

沒有一個人能夠完美的處理與他人的每一種關係,不要認為我給的建議是消極的、是逃避不值得採納的,會有這樣的想法是有次上廁所看到一個標語「當你無法面對時,只能選擇逃避」。

我不認為當下先把所有感受暫停下來是壞事,暫時的逃避也不是壞事,當你沒有能力處理的時候,何不冷處理呢。如果你急著當下把所有的感受與事情通通解決,我保證你的情緒加上壓力只會讓事情越弄越糟,遺忘是一門很深的學問,我的哲學是任何事情我可以看的很清楚,但是我不願意每件事都看清楚,都去分析。

我要舉幾種例子,人生中總有即使痛苦但不得不繼續下去的時候。

假設一對夫妻結了婚,兩人有了小孩,先生卻有了外遇,如果我是太太,我可能會因為小孩而選擇繼續,但是面對劈腿欺騙的先生如何繼續呢?你如何不讓小孩知道呢?如何在外人面前去為了維護一些事情而繼續與另一半相處?

也許上面這個例子你會說你會甩頭離去,不用在意小孩感受,換個簡單一些的例子,當你跟男女朋友吵架,接下來已經約好的朋友要來家裡,你總不能打電話跟朋友們說你們吵架於是不能約了,還是得硬著頭皮,裝著笑臉把當天度過。

又或者是前一天剛與主管吵架,隔天重要會議你必須與主管站在同一陣線說服客戶?總不能情緒管理很差的把臭臉給客戶看,告訴客戶你討厭主管然後失去業績吧。

我長達半年是處於一種痛苦但又必須面對的狀態。

我在去年六月接了導師這個職位,從六月一直帶著學生到了當年十二月,環境與教學現場使我不得不板起晚娘面孔,從早到晚都是責罵,負面情緒讓我很不舒服,我在兩種角色中拔河,軟性的我想感化想協助,硬性的我經過種種經驗證明唯有嚴格與責罵指正才能規勸,孩子們真的不罵不聽,我被拉扯的找不到定位,身心具疲。

請先別用教育愛與輔導的面向來批判我,你沒有在教學現場,真的無法體會。

一直到十二月最後一件事件,我承認我的錯誤是當孩子坐在椅子上翹著腳不趴著午休,口出惡言對我比中指,我當著孩子的面拿出相機拍起他的模樣,要告訴他的父母。

在當導師的過程中我一直學習著別人的招數,但是學的四不像,因為我不是別人,因此同樣情況別的老師請父母來是有用可以勸阻學生的,我找家長來不但生教組長不挺我,家長也覺得大驚小怪。

這是關係正式破裂的一天。

之後長達一個禮拜我不理不採,任憑他們任意妄為,我管不動,也很不想再管,就這樣一個禮拜之後,我得了水痘,休息了兩週,換了導師,心,很痛。

記得第一次回到學校上這個班的課,非常難以繼續,好幾次好幾次,都是上不下去的狀態,甚至有一次最後剩下七分鐘,我只能站著木然等待下課。

請別批判我。

就這樣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