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我爸很鎮定的打電話來,說我媽可能已經過世了,早上發現她躺在床上完全叫不醒,身體是冰冷的,也沒有心跳了,現在正請醫院的人來處理看是不是...。

她胰臟癌病痛了很久,無論結果是怎麼樣,我們都能接受,幸好前天我們還有回家,抱抱她,為她削水果,讓她親吻孫子。

請用力擁抱你身邊的人。

死亡之後的處理是這樣的,本來爸是打119,我想他們應該不收,會提高醫院死亡率,而且已經僵硬就不會急救,於是他們通報110,要請警察來鑑定或者里長到場,接著就是警察通報淡水衛生所,衛生所通知我今天是週末,值班的人員能找到的醫生是哪位,給我電話,並且告知我可能要負擔他過去的交通費,他開完死亡證明書再請殯葬那邊...

這位醫師剛好是要去淡水偏遠地區義診,所以順路可以來開,因為週末如果沒醫生來開立死亡證明,警察就沒辦法走,但是現在政府規定死亡證明書一定要鍵入通報的網站系統,所以我當場是沒有拿到死亡證明書,去殯儀館的時候是要家人簽切結書,要再去補件,所以我還是週一要再去一次醫生的診所(遇到哪位不管他診所地址在哪就是要去那裡拿),另外一個方法是死亡證明書由殯葬業者找法醫來開,但是找私人的風險比較大,如果像我這種經由通報都是公家單位開立的比較不會有爭議。

時間很快,早上十點我接到電話,中午十二點等到醫生去我家,他很快檢驗一下,屬自然死亡,當場只是記在紙上,連張紙本都沒有給我,接著跟父親討論要用什麼方式,我們家基督教什麼都不用,沒有親戚不需要靈堂、麻紗衣、追悼會,只是希望迅速帶走、火化,然後我爸身體狀況也不對,要去住院。

下午一點打電話給朋友作殯葬業的爸爸包先生,兩點半就有箱型車來帶媽媽走,我門開車先載爸去醫院辦住院,寫好緊急聯絡人才趕去第二殯儀館,包先生有問我們戶籍是新北市還是台北市,雖然我們家地址是新北市,但是父母戶籍都在台北市,這樣在台北市的殯儀館比較不會有問題。

親自看到死亡,還是有點懼怕的,來帶的司機問有沒有男性能幫忙抬,我跟阿寶說你會不會怕?阿寶說:這也是我媽媽阿....

到了第二殯儀館,先是填資料與切結書,要先收件冰起來,完成之後,我們和包先生討論接下來,我先問了流程,他說有分兩種,一種是生前契約先規劃好,一種是死後經過家族會議討論再來辦,先進殯儀館冰,依照宗教與預算訂好靈堂或者真愛室(一定要選靈堂或真愛室,不能冰著就直接火化),真愛室就是一間小房間讓你與家人最後相處說說話,鋪好布之後會讓我再看到媽媽,之後換成壽衣放入棺木進行火化,火化之後放入骨灰罈,選擇放在哪裡

流程說完之後是需要服務的項目,包先生拿了一張應該有幾十項物品的表格,後方是空白的填預估價格,他很仔細的一項項問我要或者不要什麼,我選的內容就像是基本消費一樣,從剛剛的過程中一定需要的就是壽衣5000、棺木12000(最便宜是一萬)、抬棺10000、骨灰罈10000,開車運送的費用5000,政府規費另計(實報實銷),真愛室要看第二殯儀館的收費所以還沒算,林林總總大約已經六萬...

喔,一個人的死亡還至少需要六萬....

然後還要存放的地方,我們有先問父親的意思,他說只要近就好,不要到新竹那麼遠,本來先問處理過的親友,台北有個慈恩園,包先生說,其實妳家這樣真的很簡單,也不需要看方位、有沒有樑柱風水等需求,在公立的富德公墓只要一萬,慈恩園要五萬,既然你們都不需要追思堂、方位那些東西,其實可以省下來...(後來我們又問了離家最近的關渡龍園,就在關渡大橋正對面的八里坡上,要19~32萬....)

父親說跟母親討論過,只要火化、找地方放,千萬不要人家來看來追念,所以我沒有要靈堂,沒有鮮花水果,沒有親友家人要來,擺那些幹什麼呢?不要披麻帶孝所以不要麻紗衣,再看看那些表格的內容,如果照傳統的習俗,我看應該至少再多個20萬,所以最後包先生很仔細地問我,妳要確定這樣做沒有問題,家人不會有意見。

當然,我爸正在住院連站都站不起來,他說我處理就好,我爸家在台灣完全沒親戚,我媽家族則是沒有人理這個重度精神病幾十年的么妹,甚至唯一親近的家人建議不要透漏死訊,怕家族爭產亂鬥。

最後是考慮要不要找代書,真的很感謝親友,人脈很廣,需要殯葬業的有人能提供,需要遺產申報咨詢的有人提供代書

過程是這樣,先領到死亡證明書、去戶籍所在地的戶政事務所辦理除戶證明。活儲先領,有些單位通報後就不能領。名下所有房契、地契、活儲、定存、股票等財產查好,房契地契還要填一些詳細數據,確定哪些人要或不要繼承,向戶籍所在的國稅局拿遺產稅申報書申報,土地要公告現值,自己有時間就自己辦,沒時間就找代書,找代書約2萬,只要提供死亡證明書和儲戶證明之後都會辦到好。免稅額1200萬,所以我家根本沒多少財產,是不會付到遺產稅,但是要經由國稅局的程序跑完才會把定存的入帳,除戶完後6個月內要辦理完成。

我家這邊處理完,還要告知我先生家,我打電話過去說早上媽媽自然的走了,父母的意思有預先弄好這樣,我們也處理玩了明天火葬....

當下沒問題,到了晚上阿寶爸就打電話來責怪他,怎麼會不弄靈堂,怎麼會這樣都沒規矩,他要來看看送別。想也知道他一來看到什麼東西都沒有....沒有香沒有念經沒有引路....一輩子都會唸我們不懂事。我已經遇過一堆人會告訴你拿香是不分宗教都可以做的、念經迴相密宗也不是宗教,做法事也不是宗教,都不與基督教衝突阿........唉.....

對不起此刻我情緒不好,我真的很想說,我家不想放靈堂干你家啥事阿,我媽媽不想給人看不行嗎?

這只是我一時的情緒,在我腦袋衝出的話當然是沒說出來,其實在生長背景上兩邊家庭就差異非常大,阿寶家家族很大,阿寶爸又是老大,家族事情都要出來做主,不給他做主其實是不尊重他,常常開車工作,雲林台北都不算遠,可是我家,我爸在台灣沒有任何親戚,從來沒有神桌燒香拜佛拜祖先,通通都沒有,我媽也沒人理,自立自強沒有家族都自己處理,我爸出過車禍怕開車,新店到淡水都算好遠好遠。

於是這就很尷尬了,一種是讓阿寶爸來,然後被一直一直唸什麼都沒有,另一種就是明天火化直接入塔,然後被念不讓長輩做主....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