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非常地忙碌,上戰場時遇到一個朋友,拼命地訴說我這裡不好,她那裡也不好,拼命地說到她那裡的人都說我這裡不好,還有誰誰誰說我這裡不好。

然後我被逼到極限忍不住講了一句話:他因為做了....的事情,所以只好離開從我這裡到了妳那裡。話一說出來我就後悔了,有心人士最喜歡這樣逼出妳的話語然後回去告訴對方,你看,這個人這樣說你。

我決定以後微笑面對她,她的悲觀不用我來承受。可惡,我竟然還借她2B鉛筆和橡皮擦。




阿寶真可憐,為了我到處跑,在車上喝了一個比菲多+純濃燕麥號稱這樣可以清腸胃(軍中太少上廁所),於是從周六到周日他連續拉了七八次,最後跑去新店+木柵都沒有診所開,只好去萬芳醫院,掛急診開了只瀉藥,只有治療腹瀉卻沒有治療感冒,周六晚上+周日都在睡覺。both of us..




周日晚上安妮妮來,每次聊天都很開心,吃了景美捷運站隔壁巷子的日式料理,還不錯,每個人都需要勇氣,我好喜歡她,猴子真幸運,遇到一個聰慧美麗又有愛心、有想法的另一半(我好愛她髮尾的弧度壓~)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