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婆來住醫院時,穿的是老人的衣服,

但當阿公把她摟在懷她忽然就變成一隻溫柔的小貓。

我沒有看過那麼老的小貓,一時有點無法適應。

我開始治療阿婆的病,同時留意觀察她的行徑。

我發現,她其實是在撒嬌,她的身體根本沒有什麼大問題。

每次當我走進她的房只要有阿公在場,她都會表現得非常嬌弱無力的樣子,
口,這痛,那痛!不管我摸她哪,她都會「唉呦!唉呦!」的叫了起來。

阿公聽了有些心疼,會立即靠過來,

 

像三級電影般很煽情的撫摸著她的胸口,溫言安慰道:

 

「玲玲,不痛!不痛!」

每次都要阿公摸到手酸,她的「唉呦!唉呦!」才會停下來。

長這麼老還叫玲玲,我聽了全身都起雞皮疙瘩。

我們醫院靠山,不時會出現一些小動物,

 

偶爾有一兩隻迷路的壁虎打從她的床頭或天花板經過,
她會立刻從床上跳起來,大叫:「龍龍!好可怕!好可怕!」

阿公聽了會像超人般的趕緊從很遠的地方飛過來,將她抱住,
叫道:「玲玲!不怕!不怕!」她依然今驚魂未定。

 

 

 

有個夜裡,當我來看她的時候,病房的燈管忽然故障熄滅,
但走道上的光依然明亮的照進來,她卻衝上前去抱住阿公的脖子,
大叫著:「阿!龍龍!我怕黑!我怕黑!」

阿公毫不考慮的就把她擁到懷裡,輕拍著她的背:

 

「有我在!你放心!你放心!」
一切都是你情我願,我沒看到阿公有任何的不悅。

但阿婆真的是在撒嬌,不是生病,因為只要阿公不在,

 

她就生龍活虎,不但會關在黑暗的浴室,

 

還會從床上跳下來用腳踩死很多隻壁虎!

撒嬌是每個女人的權利,她雖然年記一大把了,但仍沒放棄。

 

 

 

這一個悠閒的午後,我再度來到她的病房,看到阿公正坐在她床邊,

 

輕握住她的手,做我常做的動作──用手指扒對方的手心。

兩人同時看著窗外,輕輕的在說 一些事情。

阿公問道:

 

「玲玲,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你希望我今年送你什麼東西?」

阿婆聽了微笑回答說:「只要你對我好,送什麼我都喜歡!」

沒有虛假,不是演戲。

 

我這一天沒吃太飽,忽然就覺得不嘔心了。

 

 

 

這一個白首偕老的畫面深深感動著我,我得到的反而是一份浪漫的心情。

 


 

 

有個護士告訴我,當她生了第一個孩子之後,

 

她的老公就忘了她也需要過生日這件事情,生活於是少了情趣。

 

 

 

一個狂風似肆虐的颱風夜,她假裝膽小,

 

依偎到她老公的懷說:「親愛的,我怕!」

老公卻立即將她推開,叫道:

 

「你別假了,我值班不在時,你還不是一樣過了那麼多年。」
一整個晚上苦心營造的浪漫一下就灰飛煙滅。

 

我覺得阿婆最令人佩服的是她到了這把年紀,還有撒嬌的勇氣。

 

 

 

而阿公最令人讚嘆的,是他明知道這一切都是裝出來的,

 

卻不去拆穿,繼續享受著箇中的情趣。

有一首歌說「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神仙眷屬,阿公和阿婆都已經老了,但因為珍惜著彼此的這份愛







我想我老了這樣應該會讓一堆人吐出來
不過能這樣也很不錯.....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