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喜愛UBER,現在卻很討厭。

「Uber的小動作太多,國際大財團的作為太難看。明明政府因為Uber的緣故而修法,通過「多元計程車方案」,同意計程車可以不用是黃色、可以App預約叫車、費率可調整、顯示車主對司機的評價等,但Uber完全不想申請。
政府如果沒有修改法規,只是一昧的阻止與罰款Uber創新,那麼我認為是政府的錯,畢竟UBER改善了計程車業的品質是事實。
但政府實際上已經修改也通過法規了,是Uber不想申請不想讓旗下駕駛都有職業駕照,也不想替乘客投保,司機的收入Uber也不想給政府分,出意外就要司機負責自己不願意負責。」

我想同時列兩面的說法,電業法昨天過了,有人覺得這是打破壟斷,也有人覺得這是更大的壟斷
http://e-info.org.tw/node/202313
http://udn.com/news/story/6656/2223307

中國跟美國兩篇社會問題
TED演講:
J.D. 范思:被遺忘的美國勞工階層家庭與他們的困境
社會在用最嚴厲的方式懲罰窮人!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