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來寫些嚴肅的事情了。

在社會學中有一個派別講求功能論,何謂功能論呢?就是社會中個體應維持自身的功能,如果能夠各司其職,那麼社會便能夠穩定地走下去,不至於動亂與不平衡,而結構功能論的核心觀念是整合與秩序,總而言之,有一個派別希望世界和平穩定。

這篇文章中,看到石墨工房的傅瑞德講述「我們甚至失去黃昏」部落格的作者胡慕情,大約半年一年前,我就曾拜訪這個部落格,當時是關心樂生院事件,想為學生做個簡報,發現她是我同校學姊,自謙觀察筆記,談不上新聞報導,但在她的文章中,你會看到一般新聞紙會熱衷個兩天或者根本忽視的議題。

在社會學中批判理論中,其實很重視的就是現在大眾主流當中,當一個異端者去反思,這樣做、那樣做,是否有些人的權益被忽視了,有些價值觀是否被隱含傳遞下去了,在教育上會去看教材是否有某種特定的意識,政治上偏藍綠?偏男性主義英雄主義?偏主流輕少數?

這篇文章中,王增勇教授先寫了兩段目前慈濟做的很棒很努力的部分,在第三段他敘述:


    我無意否定慈濟興建大愛村的善念,也相信入住災民會因為有了長居久安的住所而得以安頓,但在愛心論述只過於單面與短視地呈現眼前的家屋重建景象

    。助人工作中,愛心往往是最危險的誘惑,因為它在道德上太正當,以致我們誤以為我們可以為他人、甚至其他族群的生命與未來做決定,忽略了還沒有真正認識受助者處境下的協助往往不是真正的幫助,反而是傷害。

    眼前慈濟大愛村其實是長期台灣漢人社會戕害原住民族的慣有模式。六0年代,蔣宋美齡在蘭嶼大量興建國宅取代傳統達悟半穴居家屋,造成達悟族傳統養老文化無法再實踐,導致目前達悟老人無法在家中的工作屋中養老,只能在路邊臨時搭建的房屋中居住。

    七0年代風行大專院校二十年的山地服務隊,原住民青年江冠明長大後反省大專院校山地服務隊時說:「我不喜歡你們的服務隊,因為你們來這裡,帶給我很羞恥,很沒有尊嚴。」泰雅族作家瓦歷斯‧諾幹形容它是一支「溫柔的箭」。

    或是九二一災後重建,各式善心組織到部落從事救助服務、再到這次的八八風災重建,原住民都被視為要被解決的「問題」,而不是具有解決自身問題能力的人,原住民獨特的世界觀不曾主導這些服務的方式。排除原住民主導參與的救助形式都已經預設了原住民是無能解決自己問題的次等人,正是這種基本互動的心態對原住民最具傷害。

    部落常見的善心捐贈卻長久地改變了部落的價值而不自知。有人讓部落孩子每人一雙名牌球鞋,即使孩子的家境無法支持這樣的消費行為,但從此孩子只要穿名牌,從此瞧不起自己的父母。

    同樣地,慈濟大愛村是慈濟文化的展示。如果地圖反映了家的認知,街道名稱『大愛路』、『合心路』、『善解路』、『感恩路』、『和氣街』、『互愛街』、『協力街』、『包容街』、『知足街』、『尊重街』反應的慈濟世界的圖像,不是原住民的世界,提醒著居住在其中的住民要對慈濟時時心存感激,更標試著受災的原住民是需要他助的受助者,而不是自助者。慈濟大愛村反應的是漢人對於家的想像,原住民的家不僅是居住的家屋,而是延續與傳承祖先生活的傳統領域,包括漁獵、祭祀、耕種、聚會等功能場所。

    在島上生存至少千百年的台灣原住民經歷一場大水,他們所發展出的獨特文化怎能因為證嚴上人一句「讓山林生養休息」就嘎然而止?原住民與大自然共存的生計文化又豈是台灣首富想像的「有機農業」所能取代?來到慈濟大愛村的人絕對不會認為那是原住民的家,因為它沒有原住民對世界的想像。

    災後重建的原住民最大的悲哀是他們永遠都是「被重建」的對象,而不是他們自己重建。愛心裝飾下的永久屋落成背後充滿著權力不平等所造成的暴力,反應的是官員亟需的政績與行政效率、漢人慈善組織慣有的「災難/勸募/報導/再勸募」運作邏輯、以及原住民再三被漢人社會拒絕尊重的主體性。

    出處文章標題:回到誰的家?小心「慈善」背後溫柔的箭 /王增勇(陽明大學副教授/台社成員)


當我又看到這篇文章,胡慕情學姊部落格中有明確的照片目前興建的住屋,擺設的方式,我心裡在想,同樣一張具有質感的照片,也許在大愛的精神宣傳中會訴說著大愛的肅穆與貢獻;而在社會觀察者的敘述中會成為剝奪原本文化的諷刺印證。

記得每次風災水災新聞報導的時候,張老爹看著新聞就會罵,為何要死守家園最後派直昇機?山上那麼危險幹麻要上去!(老爸粗人講話更難聽),現在想想也不能怪我老爹,因為新聞報導的方向就是指責死守家園的人,要耗費大家繳的稅。這不是教導大家要對這個事件採取指責的價值觀?

所謂平衡報導是指在報導時,媒體應給予議題正反雙方公平相同機會來報導,使正反意見得以傳播出去,供大眾作自我的判斷,而不是只有片面的報導,這裡有些例子。學姊有平衡報導嗎?沒有,因為平衡報導只給資訊,而她,給觀點。

莫怪我們這些無知大眾跟從主流,因為媒體就只有給我們這些東西讓我們去相信阿。

回到剛剛的主題,這篇諷刺的標題更是吸引我的注意:拒絕大愛村 就去土石流警戒區上課。還有看到這篇災區筆記讓我有些生氣,甚至陰謀論地聯想是否災情過後簽署個條約,土地便變成財團的了...。這些都是可以參考的文章。

別忘了,以自由與愛為名的戰爭往往是死傷最重的。

看到一個詞很適合作為本篇的標題:柔性暴力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