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沒有標題的,我印給美術班學生,標題打上:你的優勢

原文網址:http://www.plurk.com/p/jmduhv

看到網路筆戰記錄,還有追蹤的繪者談到這跟畫圖的要不要唸美術史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讓我想到大學教授的話,我大學唸美術系,美術史必修。中國美術史西洋美術史 現代藝術的故事(那本很厚的裡面都看不懂的有木有) 都要唸,據說我大學生涯令同學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就是 大一那年我的中國美術史期末考試在一個難纏的教授手上拿了九十幾分(?) 人人以為我精通美術史真是個厲害的角色,其實坦白講,我就只是拿高中的唸書方法唸那本課本,他問我什麼我就照課本的寫給他看。教授吃這套,我就剛好拿了高分,那裡面的東西唸過我就忘了,對我畫作業更是一點幫助都沒有。

之後西洋美術史 近代藝術史就比照辦理 我心裡覺得 那就是個像學認字的科目 不能不唸,唸了也只是多長了點皮毛知識好像很專業的感覺,背一背拿到學分就算了,當然有很多同學根本都不理會這些科目,我可以理解背後的原因,藝術家這麼多 到底認得哪些畫是誰畫的 風格如何 干我屁事........有千千萬萬個藝術家我只有一個腦袋啊 為何要折磨彼此呢?我不知道這些,我一樣能畫圖啊。只要我有自己的理念,那就是創作了不是嗎?

大二油畫課有個本身就不太受歡迎的教授,甚至要我們仿畫派習作(好比說觀察立體派畫一張靜物),更是受到大家強烈的反彈。"那些陳腐的 過時的東西為什麼要這麼注重他 還要背 不是要創新嗎?要那些東西做什麼?"嗯!我也是這樣想的。

直到我升上了大四,那時學校來了一個新的教授,教授的脾氣很好,所以大家都欺負他,早八的課九點才來。那時他開的課是複合媒材。我和同學通常會準時到,因為人少,教授也沒辦法開始講正課,就會和我們聊聊天。某次就聊到了未來的出路,畢竟我們都大四了。

聽完現場同學大概說出未來的想法後,教授表面溫馴,說出來的話真是針針見血。
他說:你們有沒有想過,讀美術系的優勢是什麼?
我們:........會畫圖?
教授:公司要找會畫圖的,美工科的隨便一個都比你們強。你們什麼都學,但是什麼都不會。畫寫實畫不過美工科的,做立體做不過雕塑系的,畫抽象,買單的人太少;做電繪,數媒應用科系的一大堆都比你們專精,所以,你們的優勢到底是什麼?

啞口無言。因為他說的完全正確。我們修了這麼多學分,做了這麼多作業,所以,我們的優勢到底是什麼?這個世界要美術系的我們做什麼? 後來教授拿了他桌上的一本美術史,晃了晃,說:你們的優勢就是這個。恩,當下所有人的表情都是這個@口@,心裡想著WTF? 這東西可以幹什麼?

教授:你們知道嗎?這個東西只有會唸書的人才唸得進去,背得起來。只有美術系的特別要求這個,因為你們的頭腦比較好。我也在其他學校待過,重視應用技術的科系是不管這些的。當下所有人仍然這個臉@口@ 所以咧?我們就是這些經書的傳承者安捏? 背書機器??

教授懂我們的心,他說:你們很排斥這些,我很清楚,這也不能怪你們,因為你們從來沒有真正的看懂美術史。你們知道為什麼畫家的風格總是要跟時代背景一起看嗎? 我那時心想,....因為比較好記?教授接著說,美術史其實是藝術家和時代搏鬥的過程。為什麼有些藝術家只是曇花一現,有些卻能留芳萬世?絕對不是他的畫技好棒,想法又多創新,而是他的作品裡留著"那個時代的那個土地"的痕跡

留下那個,對人類而言是一種時代的記錄,當下時空的一種看法。他們不是只會畫圖的人,而是用圖像來記錄歷史與土地的記錄者與思考者。這樣的東西不會被淘汰,才有留下來的價值。就像立體派,(教授翻開他的美術史課本),你們只會想到分割,重組,畢卡索好有錢,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這背後的意義? 立體派就是對傳統透視的搏鬥,他們把空間打破,呈現三度空間,那個時代工業興起,所以你會發現畫中有輪子與機械的影子,那就是一種時代的記錄,屬於那個時代獨特的東西。

畢卡索把報紙貼到他的畫裡,你們以為拼貼是他很酷的畫法嗎?才不是,那是他心虛,他也擔心自己的畫法離現實太遠會被人家罵,所以才硬是貼了一些現實物進去。(讓我回想起大二的油畫作業 那時候不知道看了多少立體派的畫冊......畢卡索還真的貼了不少報紙,教授說的是真的... )

教授繼續說,為什麼要你們不要畫別的國家的文化?因為那是屬於別人的東西,你永遠畫不出真正的滋味與真正的感動;這樣的產物,或許風行一時,但流傳不過一世。為什麼要畫"屬於我們的"時代與土地的東西?因為那表示你與這個世界有接觸,有思考,你是記錄者,而不是只會畫自己的異想世界的自閉兒而美術史就是列出自古以來的前輩,教你怎麼跟這個時代搏鬥,做出真正有價值的東西,真正能影響人心與社會的東西,這就是你們的優勢。

當下 我心裡就像是被原子彈炸過一樣(?)我第一次聽到這種看法,我終於知道唸這個東西的意義,我終於了解繪畫除了滿足自己以外的意義,但是我大四啦XDDDDDDDDDDDDDDD嗚呼哀哉(爆炸),這個教授是我大學生涯影響我最深的一位老師。雖然相見恨晚(?)但我很慶幸可以碰到他。受他的影響,我不管畫什麼作業或畫同人故事也好,還沒有強大到反映時代或土地的功夫,我都努力的放入一個中心的,我想表達的意義在裡頭。

我認得的畫家也沒幾個,美術史都忘光光,但是我現在不會排斥去接觸。看畫家的時候,我會開始思考為什麼他要這樣做,是"什麼東西"讓他想這樣做不可。他克服了什麼困難?又是什麼使他的想法從被排斥而得到認同。而這當中,是不是隱藏著某些,人們追求的真理呢?而看越多,自然而然得到的東西越多。那個東西不是畫技,也不是寫文章的文辭美不美,有沒有文學素養,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會去思考"能在這個時代畫些什麼",而不只是自己的風花雪月。 我想這是經典教會我的東西。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