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文化與人格裡面提到的觀點,經由非常多的民族觀察所得:

宇宙觀是指一個民族他們用何種方式對待宇宙,他們對生命的理解態度,以及他們對事物結構的想法,一個小孩誕生於社會中,就會接受普遍存於這個社會的宇宙觀。

農業型態的社會常會有「有限好處」的一種情況,也就是資源有限的意思,他們的生活是實際為基礎的,多數鄉民都十分貧窮,土地的供應是有限度的,他們的宇宙觀會認為:我多得了會有人少得,而這種資源包括整體生活中希望所得到的東西,例如土地、財富、健康、友誼、愛情、男子氣概、榮譽、尊敬、地位、權力等...「好東西」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人際之間容易有敵對與妒忌的情形,他們的社會性格也會不同(也可以稱為國民性),例如埃及的西瓦村當中鼓勵同胞競爭,父母會在餐桌上說:趁哥哥吃掉這東西之前吃掉它吧,甚至親戚之間具有緊張的關係,例如:「親戚像毒蠍子、除了親戚外,還有誰會帶來災禍。」,他們重視最重長輩,兒子必須跟在父親後方,甚至不能並肩而行,在他們的文化中有邪眼(evil eye),就是做了違反文化的事情會有懲罰的天理。

安地斯山區有一種住在祕魯的愛瑪拉印地安人(The Aymara Indians),曾經被西班牙人統治,高緯度、過量飲酒、嚼古柯鹼,加上不衛生的房子、稀少的食物與許多疾病,愛瑪拉被敘述為不快樂的民族,加上他們的社會地位與社會關係很低,在社會中西班牙人地位最高,西班牙人與自己印地安人混血的美斯提宙人地位次等,社會最低的層次才是愛瑪拉印地安人,即使西班牙人離開之後,社會上尚有混血的美斯提宙人成為高地位者,當的美斯提宙經過的時候,愛瑪拉印地安必須順從舉帽致敬,要親吻對方的手或者衣服感謝他們的恩賜。

上述這兩種地區的農民都生活在貧窮和營養不良的情況下,成為順從與宿命論者,並且感染許多的憂鬱與憎恨。因此人格形成的因素很多,可能是童年經驗,可能是社會文化,也可能是環境

社會主旨(Themes)=文化中的重要特色

文化當中每個社會有自己的「公準」(plstulates)

另外懷亭(John W. M. Whiting)比較了三個族群的育兒方式,朱尼(美國西南的印地安人)、摩門教、德州人,對於母親對於孩子攻擊友伴不能容忍的程度,結論是,朱尼人是大家庭的代表,德州人較多核心家庭,大家庭處罰小孩子打架的機率有92%,核心家庭處罰小孩打架只有22%。利溫認為傳統社會對攻擊性的約束在西化、現在化的過程中很容易消失,西方社會的兒童教養價值觀對於小孩爭鬥攻擊的行為較能容忍

可能是因為傳統型大家庭對於小孩打架處理的情況會牽涉到成人的人際關係,所以處理的急迫性較高,(而且大家庭裡面有小孩打架,媽媽都還要打自己的孩子給對方媽媽看,證明有處理),相反的現代小家庭沒有迫切要處理小孩子打別人家小孩子的問題,甚至現代家庭的教育觀某些會鼓勵孩子"打回去"

這樣是否增加了霸凌的可能?


建議書目(看文化的不同)
中國人與美國人
菊花與劍(日本文化)
瞧這些英國佬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