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焦慮這件事情,要從我的國中開始講起,記得國小到國中我都有參加田徑隊,100公尺和1500公尺都有跑,1500公尺比的是循序漸進的呼吸計畫與速度調配,100公尺比的是爆發力,所以每當我要跑100公尺的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腎上腺素,只要想到穿著釘鞋踏在起跑架上面,我的心就會噗通噗通的跳、很緊張、身體感覺軟軟的,準備要衝出去了。

這一個月,我幾乎全部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度過,胃痛、吃不下、隨時腎上腺素。雖然網誌充滿的夜市、冰品、咖哩飯,但是其實我緊張的正餐都吃不下,我餓,但是一想到課程、上台,又像是穿著釘鞋踏在起跑架上面,有一位朋友在電話裡問我為何不能出來見面,我說我還在焦慮緊張的過程,這個過程還沒結束,對方竟然說"少來了~怎麼可能,這是一種藉口"。很抱歉,這真的不是藉口,記得那天上午去北縣,下午坐火車去嘉義,緊繃的神經負荷不了連續兩天的備戰狀態,於是被壓力打敗的我,失去了判斷能力,接著一敗塗地。有的時候你已經習以為常的工作,當被放大檢視的時候,以為已經麻木的神經,就開始不停的反思,應該是我的錯、我可以做得更好、平常的我是否不夠嚴謹積極,我的資源是否可以更寬闊。

於是最大的敵人,變成了自己,先否定的,是自己。先放棄的,也是自己。

這整整一個月的晚上,我睡醒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起晚上夢裡面,多元課程的結構有四種,我要如何在課堂當中展現出來;看到電視新聞不同台的媒體報導,我就想到媒體接近使用權,該如何引導進入課程中讓學生比較分析;看到速食業者檢測油品與消保官的衝突,我又想著消費者權益保護的策略。我的腦袋一直地、一直地刺激→連結→反應→回饋→修正.....

這個過程中,看到有人買了飛機票,沒帶身分證,無功而返。看到有人只差一步確選擇離開競爭,也看到有人給自己設下一個停損點...三年,三年到了,該去做更有意義的事情了。

而前天,一位同事告訴我,她沒有接聘書,毅然決然要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去努力準備,我好驚訝,我沒有這樣的勇氣,除了家庭、生活水準、教育理想這些理由之外,我也害怕一但離開了,就永遠離開了。

我真的很佩服、羨慕與祝福。

上周四的生活是非常悽慘的,明明沒有任何事情,但是腦中不斷思索的我竟然緊張到忘記帶手機、錢包,全身只有一張捷運卡和一張icash卡,icash裡面有36元,在東吳上課中午有五個小時的空堂,難得又體驗到"點完名認識大家就可以下課的大學逍遙",只有卡內的36元,連張電話卡都沒有,有一種孤立無援的感覺,我用這36元買了一包營養口糧和一碗泡麵

中午吃泡麵的時候,對面坐了一個穿背心的亮眼黝黑女生,很有劉小球的味道,她也剛從7-11加熱完便當,在空的木桌椅上吃飯,她開口問我要不要紙巾,於是我們聊起彼此的狀況,她說她是東吳校本部英文系畢業,兩個月前辭職了,現在政府有補助可以免費進修,她就來上喜歡的繪圖,她說中間過程她也找過工作,但是經濟不景氣,老闆開底薪只有1.8k實在太少了,即使到兒童美語上課,也是1.8加獎金,太辛苦了。

我聽到有1.8k的薪水,也有40k的薪水,差異真大。昨天晚上我和小寶兩個人打地鋪在客廳睡覺,我又哭了起來,兩個壓力大的人,我還可以哭,小寶卻沒得哭。

另外我也很焦慮,自己開始年老色衰、體力走下坡、熱情走下坡的事情....

我覺得自己不夠格,我在做自己達不到的事情,我在硬撐,我好想放棄,不只放棄變得更好,更想放棄現在擁有的。

小寶說:我覺得自己對妳很沒有影響力,因為我安慰妳總比不上別人安慰妳

我說:因為我們是同一國阿......


唉,很多時候我知道不可以因為在努力事情就忽略掉生命中重要的朋友、家人,可是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可能知道我讓朋友失望了,但是請容許我在這非常時期無法自我控制的緊張焦慮所帶來的短暫忽視,因為我自己也無法控制,不是故意的,抱歉。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