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

這一本書讓我想起自己教學的初心,想到很多教學現場的經歷。他是一個訓導主任,從鄉下國中的升學班,經過重考一年,努力拚上高師大公費生,順應著母親的要求,在父親賭債與家暴的陰影,選擇到了南投教書,原本以為自己是鄉下小孩,(正確地來說是鄉下國中的升學班),沒想到來到南投的學校,只能形容學校像個動物園,這才正式了解偏鄉是有多偏鄉....

好吧,我也來說說我自己,我來自一個台北市邊緣地帶的國中,比起市中心是偏鄉而封閉,自學方案讓我沒考過高中,直接分發進去,少掉那一段拚升學的日子,國三上就開始玩,入學的方案就跟白老鼠的教育實驗一樣多。高中第一次段考只有國文40分,各科十開頭,父親到處找哪裡可以轉學,那時候的私校東西南北,繳學費就可以進去,但是我還是硬撐下來了,從只有一科可以40,到只剩一科40,慢慢抓到學習的方向,然後推甄上大學,一樣是高三上就像放假,一路玩到大學掛,再慢慢爬起來,高二時室友想考老師,那幾年開放一般大學可以念師資培育當老師,我的大學應該是少數不要求在校成績就可以考進去的,念了兩年以後學程主任才說,因為許多菁英人才當了老師,完全不能體會學生不會學習的痛苦,所以她希望選擇逆境的學生,才能苦學生之苦,教學生之教,敢在自傳寫自己媽媽是重度精神病的我,考進學程,而努力的室友,另尋發展,我想催眠自己應該不是同情票讓我自己進學程,一方面又相信自己必定有所長處。

後來呢,在私校6年嘗盡被凹的痛苦,美其名協助行政,其實就是一個前3年沒有寒暑假每天到學校只有年假7天的好凹老師,做好做滿,7點半以前到,9點半走(當年還有晚自習),第6年決定離開去考公立代課,卻剛好懷孕,同事留我下來兼課,再隔一年,同時上研究所的課+台北市公立代課+考教甄,隔年我考上正式老師,去了南投,我看見了偏鄉嗎?沒有,因為我在高中,仍是篩選過的孩子,但是從那弱勢的少數,我懂某些季節性產業的痛苦,例如採茶的產業,可能這個月入帳幾十萬,但是後半年都是西北風。

我知道他,因為媽媽是外籍配偶,爸爸不知去向,每一天晚餐都是泡麵,我想拿青菜跟蛋至少幫他補足一些影響,他說太麻煩了,家裡只有熱水瓶,不太(或者不會)用瓦斯爐,每次都很心疼。

還有她和她,家裡大人顧著生存與生活,幾乎沒有人照應,憤世紀俗但又無法脫離基層生活....

教育能改善貧窮嗎?我相信可以,但是我能幫忙更多人嗎?其實很難,可能有些人到高中都還不會寫字,如何脫離貧窮?我想要擁有王老師(應該說是王主任)的熱情,一直做到有稍稍收穫,書裡面描述他們從國樂比賽墊底,到可能僥倖獲得名次,到真正的實至名歸,光是這一段,應該就可以拍電影了,把一件事情做好,能帶起來的不只是一件事情。

我想這本書,最重要的是這一句話:先談教學,再談教育;先給支持,再談改變。從他舉辦「我有一個夢」的第一次工作坊(簡稱夢一),一千七百多人的研習會,兩天一夜的教師專業成長....

說到這個就不得不提讓人痛苦的教專,真正充實一個老師的,是同科之間的激盪與火花、是不同科之間的模式分享,不是觀課與一堆文書作業與完成指標的教師專業發展與評鑑(教師專業發展評鑑將於106學年度起轉型為教師專業發展支持系統),為了年逾八十的老父親往北調,我當了一年的教學組長,接著是一年的註冊組長,加班加到父親倒在地上一晚才被發現,兩周後去世,書中所說的行政地獄我都體驗了,第一年就遇到評鑑,教專也辦了一年,我覺得自己幾近枯竭,雖然站上講台的我絕對是充滿熱情與活力,但是很累,真的很累。

有些老師很優秀,從他當學生時期就很優秀,菁英繼續教菁英,這不稀奇,曾經在逆境中走出來的老師,能用不同的方法,用各種方法,把學生真正帶起來,才是厲害,國小國中為教育之基本,如果能把每一個孩子,包括偏遠地區的孩子,都能給予公平資源的師資,現在學校人力控管,現行教職員編制下,各種方案事務非常多,人手與資源卻很少。

這本書是一個教學歷程的回顧,不是寫在評鑑手冊上的美好文宣,是一種實踐,草根教改,從教學開始改起,從教師開始動起來。

看到身旁有兩位朋友去苗栗參加夢的N次方研習,我也好想參加,一起熱血....

博客來:
我有一個夢:一場溫柔而堅定的體制內革命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