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是轉錄自待業青年的日記,我實在很想給小寶看這個藝術上的趣事

宮女(La Grand Odalisque)



法國畫家安格爾的油彩畫作,創作於一八一四年,目前收藏於法國巴黎羅浮宮;「宮女」畫中的裸女斜臥在被褥中,右手提著背景上的幔帳,欣賞者看畫會發現,裸女的背部、雙臂和大腿都比實際的比例要長,是種誇張手法的彩繪技巧應用。

安格爾(一七八○至一八六七年)是法國歷史名畫、人像畫畫家,自小父親培養他對藝術的興趣,一八○一年以前以替人畫像為主,一八二四年已成為巴黎知名畫家,被當代大師所肯定,曾任羅馬法蘭西學院院長。安格爾重視美學,強調線條甚於色彩,知名作品包含「宮女(La Grand Odalisque)」、「浴女」、「洛哲營救安吉莉卡」等,均收藏在羅浮宮

不過以上完全不是本文重點。




幾年前,一封轉寄信件在中港台各大論壇流傳,主要內容是一張解析度不太好的高雄街頭照片。一所內科醫院的外牆帆布廣告,以法國畫家安格爾的「宮女」為素材,畫面上大書「大便有血,請快就醫」數個大字。這種驚人的創意立刻引起轟動,有些人認為把痔瘡和名畫擺在一起,不倫不類;也有行銷人士與企管學者覺得「創意這種東西是很屌的」(原文如此),是成功的廣告。

在夜市或傳統市場裡,偶而會出現販賣膏藥或祖傳特效藥的流動藥商,姑且不論藥品合法與否,他們的攤位經常陳列著各種病灶──例如性病、香港腳、鼻息肉、灰指甲──的近距離放大照片。在這裡,疾病與解決方案作為一種商品共同陳列著,自然需要把商品的明細、資料等等明白列出。這似乎可以看成是從農業社會時代流傳至今的一種樸素醫學宣傳模式的延伸。

回到「宮女」的主題,我比較感興趣的是:那幅廣告真的是由醫院院長構思的。當然,畫面除了加上那極具力量的「大便有血,請快就醫」口號,並沒有多作修改。設計者認為圖中宮女用扇子遮住臀部,「非常適合婦女長痔瘡卻有口難言的心境」。這幅廣告如果像前面提到的市場賣藥,把痔瘡的病徵明白的表現出來,那麼這幅圖像必然會非常可厭;不論是我們或是安格爾都要慶幸,幸好該醫院並沒有這麼做。除了在巴哈姆特的KUSO板和現已不存在的2CHA引起一陣創作熱潮,這幅廣告引起的話題算是已經落幕了。

(由於我沒有去請求獲得巴哈姆特版面圖片授權,請點選我看原作者的圖片)

不過,今天在台中市的文心路上,我目擊了新時代的曙光。我幾乎要流下了時代的眼淚。

和「大便有血」一樣的,這幅廣告主打的也是一種隱疾。使用的素材是米開朗基羅知名的「大衛像」。不過與上次不同,而更加令人震撼的是,這次廣告設計人員真的動用到影像處理軟體,把該隱疾的病徵明白、具體而微地塑造出來了!是的,這家醫院主治的是疝氣。



疝氣:「疝」原是臍部隆起腫塊的病名,廣義的說應可解釋為器官或組織脫離正常位置,如果脫出去的是腸子就叫脫腸,或俗稱為疝氣。(臺北榮民總醫院一般外科專科醫師 龔松保)[連結]

請大家比較一下,這兩種描述方式的衝擊性與說服力,馬上高下立判不是嗎?至少,有一個人因為受到這種文化衝擊,而連忙拍了照片上來Blogging。這比我當初發現反地心引力貨櫃時還令人興奮。我們的醫學界終於跨出了那嶄新的一步,接下來走在街上不管看到什麼,我想都不會感到驚訝了。這家醫院在中部地區久以治療疝氣聞名,在各大路口與橋頭,經常能見到這家醫院的巨大帆布招牌,而表達方式也清楚明白,就像他們自家樓上那樣:(請注意招牌與下方建築物的比例幾達一比一)



如果豎立在地面上,高達兩層樓高的「疝氣」「痔瘡」大字,經常會成為城市地景中的焦點,譬如當我以前要從台中進出大里霧峰,在大里橋頭的兩端就可以見到這樣一些大字。這將會是最具說服力與實驗性的「都市入口意象」。就讀朝陽科技大學的校友們會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想,連安迪渥荷見了,也要自嘆不如吧。何況,他還沒有機會買Google Adword

跋: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