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1690

每個女孩一生最害怕的應該是在婚禮前一刻新郎不會來這件事情,有些事情來的好不如來的巧,昨天看完慾望城市電影版之後,解答了我心裡所有的疑問。

記得有次跟流浪漢討論到這個慾望城市這部影集,他以一個男性的角度告訴我,可能是因為男女不同,慾望城市講的就是Woman's talk,所以才會跟女生產生共鳴,也就是說...節目或電影想要有名、有收視...很簡單!就是敢講、敢說、敢作就好了...
,後來台灣的演藝界也出了好幾個這樣的女生,只要敢講敢嗆,就能夠表達自己很了不起。

但是我看到的慾望城市影集不是這樣的,在我的電影分類中有兩篇看慾望城市之感,我認為雖然sex是這部影集的賣點之一,可是根據劉小球跟我介紹,它的每個對話每個場景都是一堆女性把日常生活會遇到的議題與衝突,在不斷討論中所產生的,例如我寫過的那篇,換了位子就換了腦子,所以這部影集好看除了挑出一些女性可能想講不敢講的話題外,更多的部分是...它就發生在妳的周遭,親情、愛情、友情。

其實昨天的我是快要崩潰的,有些東西是沉澱許久,等到爆發的時候更為劇烈。桃園縣聯合,我到了考試座位,沒帶身分証,於是就回家了;宜蘭縣第二階段要報名單校,我就是沒有前一天寫好內容,第二天小寶幫我寫好、印出、去修車廠領車,開到宜蘭已經下午一點,而報名時間是中午12點,教室早就空空蕩蕩,只好很生氣的回家。

考試這場戰爭,是比誰趕快先站起來重整自己,但是我摔太多次了。

所以昨天我又去找莫莫了,她問我想要從頭開始減重嗎,我說好,但是我知道我整個人都是不開心的,她問我減重了會開心嗎,我說我不知道,我開始告訴她我的煩惱。我得到了一切我要的東西,我要的訂婚場地、我要的訂婚戒指、我要的結婚婚紗、我要的結婚日期,但是每項東西我自己認為都是我催促得來的,我認為小寶總是被我推著走,相同的他確實認為我太急

例如算日子,我很急促的催著小寶,他也就聽我的話去找朋友的爸爸了,但是包紅包要多少?父母親怎麼沒出面?父母親知道這個打算嗎?小寶的姊姊也打電話來跟我說要小寶不要太皮,事情還是要讓父母親都知道,而事實上我知道皮的是我。

這些問題接踵而來,原來,結婚,真的不只是兩個人的事情。

我有問小寶,他預定結婚的時間,他是希望當兵後或者是前,至少先畢業,但是因為我家庭的某些因素,他順從著我,在中秋節前後結婚,給我父母沖喜,他總是被我說服,總是答應我的要求。

但是我依然心存懷疑。

我總是問他原本想哪時候結婚,我總是抱怨他沒有動作,我總是問他到底有沒有要跟我結婚,我總是撒嬌著又叫又鬧的抱怨,看到慾望城市裡面的凱莉,這不就是我嗎?

太在乎形式,忘記了兩個人,就兩個人的婚禮,總是抱怨猜忌,甚至要把幸福的對方逼瘋了。

前天我們一起回三峽家,他把已經算好的日子給父母看,事實上這個步驟就很尷尬,我覺得我做錯了,哪有小孩自己算好日子給父母,當小寶勇敢的把家裡電視機關掉,他的父母親也不知道他要幹麻,然後就突然開口說,我們要結婚,也有看日子了...

之前好幾個月飯桌上就有討論過,父母親也說好,但是真正要討論細節的時候,小寶的爸爸說:結婚當然是你們兩個人決定的事情,但是小寶還沒畢業,在經濟上沒有辦法照顧自己的太太........如果你們兩個都確定好,那爸爸當然是沒有話說。

這時候我看到小寶撇過頭去,我真的覺得我做事情好粗糙,小寶一肩扛起所有外界的壓力、承受著,讓他尊敬的爸爸這樣敘述還沒賺錢的事實,只因為我要結婚。

小寶的哥哥和姊姊一直都是關心著我們、幫助著我們,提醒我們有些事情該預防,當天晚上細節大約都談好了,我迫不及待的打電話給阿田和婉婷,9/2號迎娶,9/6婚宴,結果我還報錯日期,又打一次電話更正,看到慾望城市裡面的情節,我真的是好大喜功又比較、虛榮。

我跟莫莫提到慾望城市這部電影,莫莫說她覺得裡面的友情真的很棒,即使這麼不同的四個人,卻對不同於己的好友,不加以批評,給予支持。

我想了一下,我也覺得這是我的問題所在,我只看見好友的缺點,並且以認為自己忍耐的方式去相處,所以很痛苦,因為少不了對方,又受不了對方,我看見我的每個好友都有討厭死人的缺點,但是現實生活哪個人能找到100%完美好友,真的應該看到別人的優點,但我偏偏做不到,如果妳知道妳的好友打從心底是對妳有偏見的,妳還會跟她繼續做朋友嗎。

那感覺像是一個照顧殘障太太的先生,他為甚麼會繼續不離不棄?是因為愛情嗎?不是,愛情早已經磨成親情了,為錢嗎?也不是,那是為甚麼?為名。照顧妻子帶來的社會名聲是一種繼續的動力,努力當個聖人會讓自己感受很好,當然絕對不可能背叛,因為這樣會壞了自己的名聲,名聲是一種動力,也是一種羈絆,不然他早就可以遠走高飛另覓良人了。

寫到這裡,這,不就是我爸嗎,原來家庭的影響至深,我會這麼在意他人對自己的看法,就是因為小時候看到很多父親做的事情,企圖當個聖人,也的確是個聖人。

莫莫說,既然小寶這麼疼妳愛妳,妳還不滿足甚麼?今天妳來找我談減重,妳已經願意來了,我會不會還抓著妳一直問說,妳確定妳要減重?妳確定妳要來找我?問這些不是白問嗎,所以妳是不是不善於當一個接受者?

我說我無法只受不給,人家給我一滴,我總想當報湧泉,而我一點也不想欠人家,這也是我的問題所在,莫莫勸我要試著真心接受。

昨天下班我打給小寶,我說我心情很糟,晚一點去看電影好嗎,等我看到小寶的時候,他穿著鼻挺的襯衫、西裝褲,我問他幹麻這樣穿(我身穿著運動服運動鞋),他說,因為妳心情不好,我想逗妳開心。看完電影,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喝點東西好好聊,小寶說,宴客名單他那裡已經弄好了,有四十桌.....,他有展現他的行動力了,我心裡的莫名大石頭也放了下來。

這篇文章該怎麼結束呢?日子要繼續過,婚要繼續結,很難保證哪天自己做不好,突然有人抱怨誰要我們自己要結婚。所以要做好自己,一步一步走。

嗯,9/2迎娶,9/6中午婚宴

看到凱莉拿捧花打大人物的那一慕,在我的感覺來看,其實如果當場原諒了就不會這樣無法挽回,和好牽手走回禮堂不是很好嗎,我想到認識的女性朋友容易自己陷入被害者角色,對方想和好她還是拼命鬧(不過話說回來要是我被婚禮放鴿子還走過來跟我講話,就直接踹到他臉上!)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