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上篇遇到很糟糕的看護,讓我爸鼻胃管全部拔起來,隔天我爸根本不吃東西,血糖值是34...正常大約兩百左右,高一點三百,34這個十位數字簡直嚇壞護士了,當我到那裡的時候,我爸是腦袋還沒清楚,卻拒絕使用鼻胃管,任性的想要自己吃東西,但是吞嚥任何東西,全部都造成痰的產生,再這樣下去拒絕插鼻胃管,一定會肺炎,護士和我們家人都很擔心,但是因為病人有選擇治療方式的權利,所以這一天只能等待。

而我又很不爭氣,沒有睡覺就一定會快要死掉一樣,既不太能熬夜,也不太能早起,所以當天一早四點我知道我爸一直搖著床、吵著要吃東西,但是我就是爬不起來,是小寶跳了起來替爸爸做這個作那個,我爸很躁動,我還沒看到病房裡面哪個人跟他一樣,一下子喊餓要吃,一下子要坐直90度,一下子腳要掛在床外搖晃,每五分鐘就有一件要求的事情,而我卻呼呼大睡直到八點才起的來(前天哭太耗精神了)。

白天班的護士看不下去強制來插鼻胃管,我看我爸真的很辛苦,鼻子內部的皮都破了,護士也很慢的插鼻胃管,但是就是沒到胃裡面去,我爸又痛又怕,就一把又拉出來,試了三四次折磨才終於成功,但是接下來我們又怕我們睡著爸爸又自己胡亂來。

到了九點左右,小寶的爸爸來了,小寶爸爸說:這我大哥,我來顧。
當下我跪下給小寶爸磕頭,這樣難照顧卻願意照顧。

(平常我直接叫小寶爸為爸爸,為避免混淆,以下簡稱小寶爸)

剛開始我還很推拒,因為我想我爸眾多污穢的事情,從鼻管餵食到尿布屎尿,這些東西都要讓未來的岳父承擔嗎,後來在小寶和小寶媽媽堅持下,我和小寶就回家睡覺休息,隔天再來看我爸的時候,我問我爸說還好嗎,我爸用手比了一個豎起大拇指的動作,然後我爸又比了一個十字,我爸說出聲來:小寶爸爸是十萬倍的好。真的是很感動,我爸說,他只要眼睛張開,永遠小寶爸爸都是臉在他旁邊看著他問,還好嗎。想到這個畫面就好好笑,我爸又敬又怕的就這樣乖乖的被照顧,所以我突然能體會映如跟我說過一句:有時候家屬來探病,反而是給病人壓力。我爸看到我就一整個要求多,遇到小寶爸就沒輒,我問小寶爸累不累,他說,我都去釣魚一個禮拜,體力好的。

至今已經第三天了,雖然晚上我們都去看看爸爸,可是小寶爸一定很累,要應付病人,聽小寶媽說,小寶姐又買了一件衣服給我,我的衣櫃新衣服都是小寶姐給我的,雖然小寶媽很愛唸我們,但是就給她多唸唸吧。講一個好笑的,小寶媽就一直問我爸筆名是甚麼?我就說張醇言,過沒兩分鐘小寶媽又問:張爸爸你的筆名是甚麼,問了大約十遍吧,真的是很有趣.........如果是我我應該會怕被這樣探病吧,但是還是很可愛。

有時候我想得之於人這麼多,甚麼時候還的起,遇到小寶這一家,真好。

你不妨想想,等你自己老了,你目前身邊的哪一個人會照顧你?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