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sychpark.org/psy/empathy.asp
將心比心扮老人---同理心的培養訓練
 

加州心理研究院 臨床心理博士候選人 黃怡翔

同理心的培養」是助人工作者在接受訓練的過程當中,必經的學習過程。 本文將告訴你,一位美國教授如何幫助她的學生(未來的心理醫生)們,培養出對年長者的同理心。本文作者目前在美國加州,攻讀臨床心理學博士學位。  

一早到學校去上課,發現教室內空無一人,只有黑板上留著一行字:「大家到後院花圃集合!」於是背著沈重的書包,腦中帶著問號走到了院子裡。 

教授站在黃、藍、粉紅的三色花叢前面,向大家宣佈:「今天,我們要來『扮老』!」

啊!什麼?扮老?我心理想,這要怎麼扮啊? 

助教瑪麗莎從牛皮紙袋中拿出三件道具,一雙特大號的破舊皮鞋,一包耳塞,和一副奇怪的眼鏡。這眼鏡就像是螢幕上演「書呆子」角色的人常會戴的那種,真不知道她是從哪兒弄來這些玩意兒的。 

教授接下來的說明讓大伙心中的疑惑沉澱了些。「今天,我們要『模擬老人經驗』─讓大家體會一下年老體衰的感覺是怎麼樣!」有些同學笑了起來,隨口說:「學校裡的課業壓力這麼重,不用年老我們就很體衰了啦!」。 

教授微笑了一下,表示很能體會我們課業的繁忙,又接著說:「遊戲方法如下:每位同學輪流戴上助教帶來的這三樣道具,然後從大家面前彎腰駝背地走過去便成了」。 

我心想,並不困難且滿有趣的,便自告奮勇上前,把自己的鞋子脫掉,穿上那雙特大的破皮鞋,哇塞!這雙鞋實在太大了,感覺上就像在穿拖鞋一樣,鬆垮垮的,完全綁不緊,一抬腿就快掉了。雙耳一戴上耳塞,四週立刻成為一片寂靜,聽不清楚旁人說的話,只看到一些嘴巴在動。接下來,就更加困擾了。一戴上那副奇怪的書呆子道具眼鏡,眼前視線一片迷濛,分不清南北西東,非得靠同學攙扶, 才能從定位開始走。 

坦白說,這時候的心情是有點緊張的。一舉步就發現那大皮鞋是令人走不快的主要因素,稍微跨大步一點就快掉了,所以只得小步慢走。加上視線模糊,只知道目標約略在前方,實在很怕不小心踢到什麼東西而四腳朝天… 

至於耳塞的功能也很奇妙. 兩隻橡膠作的小耳塞, 使得一路上大家在講甚麼,因為音量太小而聽不清楚,讓我的心中充滿著困惑。更絕的是,有些同學在教授的鼓勵下真入了戲,竟然不懂「敬老尊賢」,開始對我這老人家吆喝起來:「走快點啦!別慢吞吞的!」 

「喂,叫你走這邊,你怎麼走到那邊去了! 」(我老得看不清楚嘛!) 

「告訴你要按時吃藥,這麼又忘了呢?」 

「我在和你講話有沒有聽見啊?」 

我一緊張,回了句「有,當然有啊!」但因為戴者耳塞,回話時音量大聲了點,立刻又遭到抱怨:「說話小聲一點啦!你要害我耳聾是吧?」 

雖然又是短短一段幾公尺的路,在這種情形下走起來真是辛苦,夾雜著緊張、難過,又令人生氣的情緒。心中想著:已經聽不見,看不清,走不動了,還要被你們這些人嫌棄。有沒有同理心啊! 

同理心?突然間靈光一閃,這不就是這堂室外課的重點嗎?原來教授希望,我們能體諒多數老人的虛弱和行動不便,而多給他們一些設身處地的伴貼和照顧。這課程設計可真是用心良苦! 

在我之後,每位同學都逐一嘗試這種「老了」的滋味。走完一趟後脫下道具,普遍都有一種返老還童的解脫感。唉,年輕真好! 

放學之後,在夕陽餘暉的回家路上,還是不斷地在回味今天這個難得的體驗。耳塞、怪眼鏡和大皮鞋這三樣道具還只是令人耳不聰、目不明、行動遲緩而已,若是真的年紀大了,不方便的情形恐怕不及於此,還要加上記憶力減退,可能被人家怪「老番顛」等。想到此,不禁深深同情一些老人家們的處境起來,尤其是那些因中風或生病而行動不便,需要被照顧的長者。他們的尊嚴,是不是常被我們這些「少年仔」的不體貼所忽略呢?
 


全站熱搜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